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490.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从高尔夫球场出来,就收到李妙的短信,让她帮忙买点儿感冒药。

    家里除了姜腾,没人生病,艾笙一回家,就把东西送到了他房间里。

    艾笙敲门,姜腾正在睡觉,迷糊着一双眼睛来开门。

    看她手里端着茶水盘,上面摆着水和药,姜腾揉了揉头发:“已经退烧了”。

    “这是感冒药”,艾笙说。

    姜腾侧了侧身,放她进去。

    艾笙将胶囊抠出来,递给他:“喏”。

    连姜腾他妈都没这么细致。

    姜腾神色复杂的看了一会儿她白嫩的掌心,接了过去。

    把药吃下,飞快瞄艾笙一眼,低声道谢。

    艾笙收拾好东西,让他好好休息,出了姜腾的卧室。

    姜腾看着她的背影,眼眸中浮现出淡淡的纠结。

    这天李妙两口子都有事,只能拜托艾笙帮忙看着姜腾,让他别乱跑。

    艾笙受姜家的照顾颇多,回报他们也是应该的。

    给姜腾做好晚饭,正要叫他下楼,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震了起来。

    艾笙拿起来一看,是温序。

    “喂?”,她轻声开口。

    温序急急出声:“艾笙,燕槐他喝醉了,你来接他一下”。

    艾笙瞬间将手机握紧,忽顿了两秒又松开,“我现在有事,你送他一下吧”。

    “别啊,他喝醉了还一个劲地叫你名字。万一他把我当成你非礼了怎么办?”

    温序还能开玩笑,看来没什么大事。艾笙暗自松了口气,“他酒品还没到那地步,你放心”。

    温序见她油盐不进,叹气道:“艾笙,你们两个不至于……”

    这个电话,不知是温序自己的意思,还是苏应衡授意。

    想到今天苏应衡那句毫不留情的“你也想我”,艾笙像是撇清一样,拔高音量:“我和他之间,联系越少越好。以后再有这种事,不必给我打电话”。

    温序的呼吸也重起来,“艾笙,他怎么对你的,你心里有数。这世上,如果有第二个人像苏应衡这样宠着你的,我名字倒过来写!”

    她要的不是苏应衡深情,而是相安无事。

    深吸一口气,她淡淡开口:“那就叫他都忘了吧——”,咬了咬牙,狠心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开心我也开心;他生病我会着急。现在就等着一张离婚证,和他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话音刚落,就听见听筒里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

    “哎,你干嘛!”,温序在那头急喊了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艾笙额头渗出细汗,她知道,苏应衡刚才正和温序在一起。

    刚才那番杜撰的话,她是故意的。

    也好,他们本来就需要一个了断。

    可到了这一步,又觉得心里空落落地。

    艾笙垂下手,“咚”一声,手机脱力地落在地板上。

    她一动不动,呆在原地。

    一道高大身影蹲下去,将手机捡起来放到流理台上。

    姜腾这会儿还心律不齐。刚才下楼,正好听见她说“他生病,我也会着急”。

    难道是在说他?

    姜腾手指蜷紧,清了清嗓子:“你没事吧?”

    艾笙摇头:“嗯,饭做好了,你吃吧”。

    她脸色苍白,走路轻飘飘地,像是要随时倒下去。

    姜腾:“你不吃?”

    艾笙声音很低,像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我还不饿”。

    姜腾拧着眉,“你被我传染上感冒了?”

    艾笙摇头:“你别多想”,说完就上了楼。

    周末晚上,艾笙就住在姜家。

    周一早晨,一家子吃了早饭,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李妙见还有一点时间,不厌其烦地嘱咐艾笙注意季节变化,还说:“最近姜腾感冒,离他远点儿”。

    姜腾两手插在裤兜里,鼻孔里重重出来一口气。

    “我不受待见,我先走了”,姜腾将大大的黑色斜挎包往肩上一甩,就要出门。

    李妙叫住他:“站住!先送妹妹去学校”。

    姜腾飞快瞄了艾笙一眼,脸上有些别扭,“我要来不及了,你送艾笙吧”。

    有鬼在后面追似的,一溜烟逃离现场。

    艾笙看了一眼手表:“您的车今天限号,还有时间,我自己打车”。

    要不怎么说女孩儿心思细呢,姜腾就从不记得她的车什么时候限号。

    李妙欣慰地点头,“那你自己小心点儿”。

    艾笙出了门,怕打车会耽搁时间,步子迈得很急。

    刚出别墅大门,背后就传来一声“喂”。

    艾笙顿住脚,扭头看见姜腾背靠在铁艺栅栏上,抱着手臂像在等人。

    “你不是走了吗?”,艾笙奇怪道。

    姜腾高大的身影近了,清俊的五官在晨辉的照耀下美好得可以拿去当杂志封面。

    口是心非的女孩儿,现在指不定多高兴呢。

    姜腾将翘起来的嘴角压下去,“在这儿看风景,走吧,送你去学校,顺路”。

    艾笙有点儿看不懂他,画风转变得太快了,刚才在家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过有顺风车,她也没客气,上了姜腾那辆深蓝色保时捷。

    在车上,艾笙检查自己的东西是不是都带齐了。

    看到一条三粒装的费列罗,时间有点久了,天气也热,会化掉。

    可她又提不起兴致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便将其放到中控台上,对旁边的男生说:“送你,算是送我上学的劳务费”。

    姜腾嘴里不屑:“当我廉价劳动力呢”,却没拒绝。

    艾笙下了车,小跑进了校门内。

    直到她的身影淹没在人群,姜腾才驱车去了b大。

    将车停好,拿起那条费列罗,他一会儿扬着嘴角,一会儿又凝神皱眉。

    不知是喜是忧。

    他只是心情复杂,苏应衡可算得上糟心。

    前两天见他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温序还敢把苏应衡叫出去散心放松。

    这几天苏应衡像进入冰封时节,谁也受不了他的低气压。

    温序十分同情瑞信总裁办那帮人,没被苏应衡冻死算他们福大命大。

    再不想提前过冬,温序还是得求苏应衡办事。

    最近房地产政策变化太大,温序看上一块地,得先探探口风。

    新上任的国土局局长是周系,这事让苏应衡出面,再妥当不过。

    饭局上,谈事情倒是没耗多长时间。喝酒就成了拉锯战。

    苏应衡一个人干掉两瓶红酒,看得温序眼皮直跳,劝都劝不住。

    从酒店出来,苏应衡脚下倒还算稳,可神色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温序怕他喝出个好歹,赶紧把他送回去。

    “这儿有醒酒药,你先喝着,一会儿就没事了”,温序把药递过去,有点儿心惊胆战。

    苏应衡推开他的手:“不用,这药就是催吐,难道让我吐你车上”。

    温序一向爱车如命,今天担心得连这也顾不上了,“吐就吐吧,大不了再买一辆”。

    苏应衡手臂搭在眉骨上,扯着嘴角:“难得你这么有良心……也是,人有没有良心,平时哪儿看得出来”。

    这句轻讽,两人都知道指的谁。

    温序只好扯开话题:“以后你别这样,明明是托人家办事,结果把秦局长吓个半死。生怕你在酒桌上直接被送进医院,看你外公不削死他”。

    苏应衡淡淡绷了绷嘴角,没兴致说话。

    头晕得厉害。

    温序见他脸色越来越差,扫了一眼窗外的茶室,叫司机停车。

    “要不先喝杯热茶,解解酒?”

    苏应衡难受得厉害,这会儿也口渴,就点了点头。

    温序先下车,要扶他下来。

    苏应衡推开他的手:“我还没这么不中用”。

    温序手放回去。

    也对,你的不中用都放一个人身上了。

    临时找的茶室,没那么多讲究。

    在大堂卡座上,苏应衡灌了几杯热茶,身体舒畅不少。

    眼耳清明起来,还能听到后面卡座的讨论声——

    “一个女孩子又是在生病的时候照顾你,又是送你吃的,到底什么意思?”

    “呵,平时一副老司机的样子,结果却是情场菜鸟。还能有什么意思,肯定喜欢你呗”

    “可……可是她已经结婚了”,立刻又补了一句,“不过应该很快会离”。

    谢遇定定看着摇摆不定的姜腾,眼神越来越诡异。最后他瞪着眼问:“你说的不会是那位a大之花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