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473.就是那个小狐狸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苏应衡帮了艾笙大忙。

    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第二天艾笙忍着酸痛去酒店把壁画的收尾完成。

    穿过走廊,便看见一群人围在自己画的那部分墙壁前。

    艾笙走过去,其他人一路用眼神迎着她。

    她有点摸不着头脑:“怎……怎么这样看着我?”

    傅宴池两眼放光地看着她:“你进度竟然这么快,而且画得比模拟图还精致,真人不露相啊!”

    艾笙有些不好意思:“是因为我有高人指点”。

    傅宴池:“手法这么纯熟,浑然一体,必定是个大师吧?”

    艾笙点头:“嗯,他画得确实比我好”。

    一道不屑的声音插进来:“别得意得太早,你的画和模拟图不一样。咱们都是签了合同的,必须按照原图完工”。

    哼,画得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算违约。

    艾笙对苏应衡的构图很有信心:“又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需要去看眼科!”

    “你!”,宋以萱眉头拧紧,怒火中烧。

    这女人脑子有坑,专门挑她毛病,艾笙不跟她一般见识,自顾自地欣赏起壁画来。

    怎么看怎么漂亮。

    因为宋以萱带来的郁愤也跟着净化不少。

    开工之后不久,大堂经理过来视察了一次,看到艾笙的画时顿了一下,眼眸中滑过惊艳,没多说什么。

    艾笙心里松了口气。

    她画得入迷,中途去了一次卫生间,顺便活动一下筋骨。

    酒店后面有条休闲走廊,艾笙在那儿休息了几分钟,正往回走,发现四周都被植物环绕的小八角亭有人。

    这儿甚少有人来,更别说有翠绿攀爬的植物做掩护,轻易察觉不出一样。

    艾笙没有听八卦的习惯,拔腿正要走,宋以萱嗲嗲的声音就传进耳朵里:“高经理,那个荀艾笙的画明明不符合要求,为什么不对她小惩大诫呢?哼,她就是丑人多作怪!”

    高经理淡淡笑了一声:“这并不是什么大错,我要是连这点儿容人之量都没有,怎么服众?”

    宋以萱委屈巴巴地撒娇:“可那天你竟还答应她把我的工资领走!”

    高经理语气低缓暧昧:“后来不是补给你了吗?”

    艾笙心头剧跳,无缘无故,高经理凭什么给宋以萱钱?

    恐怕这两人是勾搭在一起了吧。

    艾笙被苏应衡保护得太好,遇上这种事情,第一感觉就是,有些反感。

    因为听说高经理已经结婚了……

    艾笙默默走开,不再理会。

    壁画完工那天刚好赶上酒店的员工酒会,高经理在验收之后,邀请大家一起参加。

    宋以萱第一个响应:“好啊!累了这么些天,总算可以歇一歇了,正好赶上这种热闹时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随后也开始响应。

    艾笙本来没什么兴趣,但她本就脱离人群有一段日子,这次兼职也不好表现得太不合群。

    迟疑过后,也应了下来。

    宋以萱在垂头翻了个白眼。

    哪儿都有她!

    酒会在晚上,大家还有时间换件衣服画个妆什么的。

    艾笙不想折腾,低头看自己的裙子参加宴会也算合时宜,就没有回家。

    发了个短信给苏应衡,说晚上不回家吃饭。

    苏应衡没多说什么,只让她在外面多留个心眼儿。

    艾笙不满地回他:我长得很容易被人坑吗?

    苏应衡:你不会想知道我的答案。

    艾笙发了个手动再见的表情。

    苏应衡觉得颜文字娘炮,回她道:把这个表情撤回去,否则你会从今晚哭到明天清晨。

    苏应衡的微信上立即显示:宝贝撤回了一条消息。

    艾笙认了怂,决定离这个禽兽远一点儿。

    刚在大堂坐下,一杯蜂蜜柚子茶放到了她面前。

    艾笙抬眼,觉得面前这位笑容可掬的男人有些眼熟。

    啊,想起来了,是酒店的总经理。

    艾笙有些拘谨地打着招呼:“您好”。

    赵立仁点了点头:“最近辛苦了,这是酒店的试用饮料,可以尝尝”。

    艾笙礼貌道:“谢谢”。

    “不客气”。

    赵立仁又态度温和地问了两句工作上的事情,艾笙一一答了,气氛还算好。

    艾笙发现,和人相处并没有想象中困难。

    至少对方不把她当迟钝的傻子看。

    一高兴她话就比平时多了些,直到有人找赵立仁有事,两人的谈话才中断。

    赵立仁再次感谢艾笙愿意参加酒店的宴会,才离开。

    果然如赵立仁所说,宴会在晚上七点准时开始。

    宴会厅内灯光闪耀,虽然参与者只是酒店员工,但档次却很高。

    这家酒店的好福利是出了名的。

    这些人当中,艾笙只认识傅宴池几个,她便端着一杯鸡尾酒,静静听他们说话。

    其中一人问道:“宋以萱怎么没来?”

    “她呀,早来了,没见像只花花蝴蝶似的乱转嘛,缠着这个高层那个经理,左右逢源呐”,宋以萱的人缘并不好,提起她,其他人总有种若有若无的不屑。

    后面说话的这人末了还撞了撞艾笙的手臂:“她净干些不入流的事,是吧?”

    说人坏话得众人一起同仇敌忾。

    虽然艾笙也讨厌宋以萱,但她的教养不允许自己在背后说人坏话。

    她娇憨地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说曹操曹操到,宋以萱轮转全场,挤入美院同学中间。

    她手里拿着好几张高层的名片,洋洋得意地朝其他人显摆。

    末了又睨一眼艾笙,哂笑道:“某人不是和总经理的关系很好么,怎么也不去敬杯酒。呵,也是,今天总经理的太太也有来。正室夫人在侧,也不好搭理你,对吧?”

    话里带着陷阱,暗指艾笙是酒店总经理的小三。

    艾笙晃了晃酒杯里清透的液体,红润的嘴唇缓缓吐出四个字:“淫者见淫”。

    一语双关,宋以萱的脸色霎时难看起来。

    艾笙见她手腕一动,有点要朝这边泼酒的倾向,立刻出声提醒她:“酒杯拿稳哦,你的工资已经赔我那条裙子了。再把我身上这条弄脏,你的钱包答应吗?”

    宋以萱的确缺钱,否则也不会找兼职了。

    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兼职都耗在赔款上面,她就咬牙切齿。

    见她动作停住,艾笙满意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

    宋以萱气得快要冒烟。

    转眼撇到一旁优雅端庄的总经理夫人,宋以萱压住怒火,讥讽地斜了艾笙一眼:看你能得意多久!

    宋以萱迈着小碎步,走到了几个贵妇人旁边。

    她试着打了声招呼,别人理都不理。

    这样的冷遇让她脸色涨红。

    手握成拳,宋以萱沉着气下了决心。

    她凑到赵夫人身边,轻声说了一句:“总经理夫人您好,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您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宋以萱那遮遮掩掩的模样,典型的告密者的形象。

    赵夫人见了就皱眉,显得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于是脸一板,肃声道:“什么了不得的事,还要避了人才能说?”

    其他几位面上露出好奇,目光都聚集在宋以萱身上。

    宋以萱无疑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被这么多位大佬夫人看着,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听说酒店里有种试用饮料很好喝……”

    赵夫人脸色沉下去:“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以萱深吸一口气:“那个……我今天看见总经理亲手给和我一起兼职的女生送饮料,我就挺好奇”。

    赵夫人脸色霎时黑了,其他人神色也变得暧昧。

    赵夫人冷声问:“谁?”

    老赵在家跟大爷似的,就差别人帮他洗脸了,他还亲手给人端饮料?

    呵呵呵……

    “就是那个小狐狸精!”,宋以萱毫不犹豫地伸手指向艾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