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456.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哼了一声:“我不是小朋友”。

    说完下意识挺了挺胸。

    随后意识到这个动作更加幼稚,沮丧地垂下眼。

    苏应衡的大手在她后脖摩挲两下,“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东西,赏花就够了。这东西还是免了吧”。

    艾笙看了他一眼,很乖巧地点头。

    她眼睛里一片纯澈的柔光,让人看了心软,想在她白嫩的脸上亲一口。

    不过李橙橙还在,苏应衡就用手代替嘴唇,在她脸上戳了一下。

    艾笙瞪了他一眼。

    苏应衡大手在她头上揉了揉。

    看着两人的互动,李橙橙的眼眸不禁黯淡下来。

    荀艾笙现在就和一个小孩儿差不多,苏应衡还一副把她宠上天的模样。

    哪还有自己插足的地方?

    把花谷转悠个遍,其他几人脚都开始胀痛。

    苏应衡让他们先回去,艾笙要在这儿采风画画。

    “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阳春白雪了哈”,温序早就想回度假村歇歇脚,这下把二人世界腾给他们。

    温序的小女友秦曦戳了戳李橙橙的手臂:“不是一早说想多在花谷里拍几张照吗?要不你也多留一会儿”。

    温序舌尖顶了顶腮帮,突然发觉自己这小女友真够没眼力见儿。

    他淡笑着开口:“拍照什么时候不行?”

    秦曦最怕他阴晴不定的模样,脸色变了变,涩涩地说:“那好吧,橙橙,后面我再陪你来一趟吧”。

    李橙橙点头:“嗯”。

    她瞧了苏应衡夫妻一眼,对方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

    心里一阵淡淡的失落。

    温序一行人很快就踏上回度假酒店的路。

    苏应衡将画架摆好,让艾笙在上面涂涂抹抹。

    她认真的样子和以前别无二致,一样令他着迷。

    艾笙画完,在画纸上吹了吹,想让颜料干得快一点。

    “吹什么,这儿有风,别把嘴给吹干了”,慵懒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艾笙嘴巴还真有点儿干,扭身去找水。

    苏应衡拎了一瓶,拧开递到她面前:“喏”。

    艾笙伸手。

    刚要勾到矿泉水瓶,他手突然往回一缩。

    苏应衡仰头喝了水,猛然朝她凑近,手掌按在她的后脖,朝自己这边压近。

    “唔——”,艾笙嘴巴被他堵住了,清凉的液体渡了进来。

    喉咙一动,紧接着就滑了下去。

    她嘴唇嫩得像果冻一样,惹他一尝再尝。

    他的力道越来越收不住,最后将她抵在画板上,将她口腔来来去去地探索个遍。

    等他满足过后,看她两眼水雾迷蒙,将她拉起来。

    艾笙头脑终于清醒不少,转身去看自己的画。

    上面的颜料已然一片斑驳。

    脑子里一炸,伸手去摸后脑勺,果然有黄绿的颜料。

    她瘪着嘴,都快哭出来了。

    现在头发好不容易长这么长,如果颜料洗不掉,岂不是还要剪成个“假小子”?

    一想到这儿,艾笙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都怪你!”,她指控着面前的男人。

    苏应衡掰着她的肩膀,让她背对自己。

    后脑勺上果然有一块颜料痕迹,黄白抹在黑亮的头发上,异常显眼。

    苏应衡安慰道:“没事,回去我给你洗洗”。

    “洗不掉怎么办?”,艾笙哭腔都出来了。

    “你不是说我很万能么,这点儿小事解决不了?”

    艾笙抽了抽鼻子:“真的?”

    “嗯”

    “如果洗不掉非要我剪头发,你得和我一样剃成光头”。

    苏应衡无奈地笑了笑:“不用非得做难夫难妻吧?”

    艾笙模仿着电视剧里的怨妇,“就知道你们男人的爱情都是口头上的”。

    苏应衡笑得有点坏:“我的爱情还可以在床上”。

    艾笙生气了,扭头就走。

    苏应衡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带进自己怀里,“傻瓜,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艾笙扭了扭身体,“爱我你就帮我把颜料洗掉”,她声音小小地补了一句,“你这么好看,我怕配不上你”。

    苏应衡将她揽紧一些,“傻宝宝,配不配得上,我说了算”。

    回到度假酒店,苏应衡给她放好水,洗了三遍才将颜料洗干净。

    艾笙有点儿累,吃午饭的时候都在打瞌睡。

    饱饱睡了一觉起床,下午则去山的另一边看竹海。

    趁温序在听酒店高层汇报的时候,秦曦溜进李橙橙的房间,跟她嘱咐道:“来都来了,机会不容错过。今天你也看见了,那个苏太太呆头呆脑地,哪儿知道什么男女情趣。你正好能把苏应衡给拿下”。

    秦曦踌躇道:“今天你也看见了,苏先生对他老婆关怀备至,疼爱得不行。哪有别人插足的地方?”

    “男人呐,都是贱骨头。表面和内里完全是两回事。荀艾笙那蠢样,男人能耐心一年两年,难道真能忍受一个傻老婆一辈子?”

    秦曦仍旧有顾虑:“可是——”

    “别可是了,那可是苏应衡,别人想见他一面都难如登天。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秦曦眼珠子转了转,“我记得你以前当志愿者的时候学过包扎,现在还能不能行?”

    李橙橙点头:“为这个干嘛?”

    得到肯定答案,秦曦意味深长地一笑,把自己的计划跟李橙橙说了一遍。

    两个女孩子嘀咕完之后,就同其他人到了大厅汇合。

    艾笙一路靠在苏应衡胸口,被他半拖半抱拎下来的。

    她实在太困了。

    “艾笙要是想睡,你就别折腾她了”,温序看了一眼艾笙眼泪汪汪的样子,说道。

    苏应衡摸了摸埋在自己胸口的小脑袋,“她一睡就能睡到下午,晚上会失眠。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睡笨了怎么办?”

    “聪明”这两个字,很有提神效果,艾笙瞪大眼,随后又笑眯眯地说:“对,不能把自己睡笨”。

    苏应衡笑着在她香香的头发上亲了一口。

    温序有点儿看不下去,搂着秦曦“么”一声香在对方嘴唇上,“别以为只有你们俩有狗粮!”

    苏应衡淡哼了一声:“肤浅”。

    温序气得咬牙,就你俩有内涵!

    酒店专门派了向导,带他们去竹林。

    竹林里一股森森的阴气,里面有不知名的鸟类嗻嗻地叫着。

    不过空气很好。氛围新鲜又刺激。

    艾笙被苏应衡牵着,她倒不是很害怕,好奇地东张西望。

    叶庭疏殿后,埋怨道:“温香软玉丢在一边,跑这儿来修道成仙吗?”

    “连这点儿苦都受不了,想想你老爷子八万里长征”,温序大义凛然地说。

    叶庭疏冷“呵”一声,“以前被拎到军营里苦训的时候,你特么怎么不说八万里长征!”

    向导适时打断二人的嘴仗:“竹林里有不少蛇类,大家小心”。

    他刚提醒完,就听“啊”的一声尖叫,秦曦瞄到自己旁边的竹枝上吊着一根弯着软软身体的绿色小蛇,立刻跳了起来。

    惊慌失措下,她手臂乱舞,蛇被拂到了苏应衡身上。

    苏应衡还没反应过来,艾笙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把抓住蛇尾。

    在将蛇往外扔的时候,蛇的身体顺着她的手腕盘旋而上,在她上臂上咬了一口。

    苏应衡大惊失色,扼住蛇的七寸从艾笙手上扒拉下来。

    向导的弯刀一挥,将蛇劈成两半。

    向导看了一眼蛇的尾部,尾巴似火燎焦,脸色不禁凝重起来:“是竹叶青”。

    秦曦听后瞪大眼,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会是有毒的竹叶青?

    刚才乍一看,她以为是无毒的翠青蛇。

    她的计划本来是,苏应衡被无毒的蛇咬中,那个蠢蠢的苏太太恐怕只能吓得在旁边哭。

    李橙橙就有用武之地了。

    可怎么会是竹叶青!要是荀艾笙真有个三长两短,苏应衡会不会找她算账?

    秦曦嘴唇发白,肩膀瑟瑟地发起抖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