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431.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嗫嚅问道:“没事吧?”

    问完就后悔了,这种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祸害,肯定能活一千年。

    苏应衡眼睛刷地亮了起来,面上却还矜持,语气平平地说:“老爷子用了十分的力气,你说呢?”

    活该!

    这两个字在嘴边转了转,又咽了下去。

    真说出来,就像跟他打情骂俏似的。

    对于这种暧昧,她能避则避。

    苏应衡见她眼珠子在转,哼道:“肯定骂我活该吧?”

    艾笙气闷,不理人了。

    她现在动不动就冷脸,苏应衡也有了些免疫力。

    “跟你说几句话真费神,我饿了”,他颐指气使地说。

    艾笙真想不管他,把他扔这儿。

    不过扫到他额前的细汗,心里就一阵闷痛。

    “嗯”,她不打算跟他多说,转身到了餐桌旁,将饭菜摆开。

    苏应衡赤着身过来了,他每个动作都牵动着身上的肌理,肌肉一绷一绷地。

    见她只盛了一碗饭,苏应衡问道:“你不吃么?”

    自从他们生份以来,就没有一上桌上吃过饭。

    苏应衡每次一个人对着饭菜就没胃口。

    艾笙垂眼说:“待会儿我和爷爷他们一起”。

    苏应衡脸色晴转阴,“跟我吃顿饭这么艰难?”

    艾笙也不想伺候,脸一板,“你自己吃吧”。

    扭身就走。

    苏应衡站起来抓住她的手腕,扯到背上的伤,抽了口冷气。

    艾笙一惊,条件反射般地扭头去看。

    苏应衡见她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唇角抿了抿,“你还在为网上的视频生气?”

    “你别多想,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苏应衡呼吸一滞。

    他就知道!

    她不在乎……

    苏应衡声音发涩:“我跟其他女人在一起,你也没关系?”

    艾笙望着他的眼睛,貌似很真诚:“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的女人把苏太太的位置腾出来”。

    苏应衡脸色铁青,像是要吃人。

    “你给我住口!”,他低吼道。

    他脚步逼近,将她抵在墙壁上,眼眸里闪着湛亮的光,“呵,你想一走了之,门儿都没有!我告诉你,除非耗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否则你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他嘴角带出阴冷的笑来:“所以你最好恶毒一点儿,每天诅咒我早死!”

    艾笙眼眸陡然瞪大。

    原来他不止对别人狠,对他自己更狠!

    她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看清他的真面目,剥除伪善的表皮,他才是真正的魔鬼!

    身上一阵阵发抖,艾笙不知是吓的,还是被气成这样。

    苏应衡嘴唇徘徊在她雪白的脖颈旁边,嗓音幽幽:“所以——还是乖乖听我的话,陪在我身边”。

    艾笙气息起伏,一把推开他。

    苏应衡的身体撞在沙发上,背部的伤口裂开,又开始流血。

    红色的液体哒哒地滴在地上,艾笙脸色瞬间白了。

    苏应衡忍痛站起身,走到她面前。

    手掌罩在她眼前,“别看”。

    掌心底下一阵湿气,苏应衡心里一颤。

    她哭了……是因为他吗?

    艾笙拉开他的手,拉着他的手臂,让他转过身去。

    鲜血汨汨地浸湿纱布,直往下淌,看着尤为惨烈。

    艾笙忍住头晕目眩,找出医药箱来,重新给他包扎上药。

    “当时只道是寻常”,现在她施舍一点点的关心,他就跟吃了蜜一样。

    那种甜中带苦的滋味,一言难尽。

    她现在的脸色,恐怕像上课听见那样认真郑重吧?

    他想扭身看看,却被艾笙喝止:“别动!”

    苏应衡果真安静下来,等她说“好了”,仍意犹未尽,失望道:“这么快?”

    艾笙不接这茬儿,跟他说:“吃饭吧”。

    苏应衡点头,眼睛牢牢盯着她:“你也一起?”

    每次跟他呆久一会儿,艾笙心里都会有股罪恶感。

    就像现在。

    她淡淡撇过眼,“外公他们正等我呢”。

    苏应衡手指一下子攥紧了。

    他喉结动了动,“一个人吃怪没意思地,我和你……们一起吧”。

    艾笙不耐烦:“随便吧”。

    她刚转身,苏应衡再次叫住了她。

    艾笙一副耐心耗尽的冷漠模样,不过还是顿住脚步。

    苏应衡低声解释道:“昨晚我是去顾士诚家里喝酒,那个网红是他的新女友”。

    艾笙声线毫无起伏地说:“不用解释,我说过,和我没关系”。

    说完她大步走在前面。

    苏应衡被她气得全身都疼。

    饭桌上,周震瞄了苏应衡好几眼,周楷瑞宽慰老人家说:“年轻人身体好,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周震瞪了儿子一眼:“食不言,寝不语”。

    周楷瑞低笑了一下,体贴认错:“您说的是”。

    苏应衡受了伤,周震发话,让他们小两口晚上就住在四合院,省得奔波。

    住在这儿能和艾笙一个房间,苏应衡求之不得,矜持却又快速地答应了。

    艾笙一点也不想和他呆在同个空间,下意识地皱眉。

    话都升到喉咙口,但看老人家一脸欣慰,她又苦苦地咽了下去。

    饭后,艾笙还不想回房,径直去了卧室旁边的书房。

    没想到苏应衡也跟了进来。

    多跟她呆分钟赚一分钟。

    他知道艾笙不想看见自己,所以尽量降低存在感,默默地拿着一本经济学文献看起来。

    可效率很低,一个字也没往脑海里跑。

    他把书拿得偏一点,偷偷看艾笙蘸墨写字的认真模样。

    恨不得把她的容貌刻在脑海里。

    纸上的诗句一挥而就,艾笙提着笔,看得出神。

    直到房间里的挂钟敲出有节奏的声响,她才眨了眨眼。

    已经十点了。

    她把毛笔淘洗干净,挂在笔架上,没跟苏应衡打招呼,径直出去了。

    苏应衡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把书放到书架上。

    忽然想到什么,转身走到宽长的书桌前。

    只见宣纸上的笔迹秀雅婉约。

    可内容却让他咬紧后槽牙——

    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

    她故意的!

    苏应衡眼睛发红,一气之下,将宣纸撕得粉碎。

    满腔的怒火让他静不下来。

    苏应衡在书房的空地上来回走着,心里全是与她对峙时的草稿。

    可等他怒气冲冲地进了房间,艾笙已经睡了。

    凭什么他一个人生闷气,她还这么逍遥自在!

    苏应衡心里极度不平衡,将她推醒。

    艾笙本来就没睡着,被他折腾得火大,拂开他的手:“你有毛病吧!”

    苏应衡愣了一下。

    以前她从不会这样和他说话。

    他坐在床边,一时忘了有什么事找她。

    艾笙将被子拉到头顶,背对他躺下。

    从天堂掉到地狱的落差,苏应衡好一会儿才接受现实。

    他扯了扯艾笙的被子:“天气热,我身上都是汗”。

    那又怎么样!

    艾笙不动如山。

    “我想擦一擦身”,有求于人,苏应衡的态度自然极好。

    他动作稍微大一点儿,背上的伤口就牵扯得发疼。

    艾笙也知道这一点。理智告诉她,不能给苏应衡丝毫的希望;但……真的能不管他吗?

    她疯了一样左右甩着头坐起身来,将被子摔到一边。

    木着脸起床穿鞋,“走吧”。

    她率先走向浴室。

    浴缸里放了少量的水,苏应衡坐在里面,只没到他的胯部。

    怕将他的背部打湿,艾笙先用一张干浴巾盖在上面。

    然后帮他淋水,抹沐浴露。

    苏应衡瞄她一眼:“穿着内裤洗澡不舒服”。

    艾笙回道:“不是洗澡,擦身而已”。

    “内裤里面的位置也要洗啊”。

    艾笙朝他下面瞄了一眼,还没给他洗那儿呢,已经鼓起来了。

    她不带感情地说:“多余地帮你擦洗,其他的自己解决”。

    苏应衡不满:“我要怎么解决!”

    艾笙:“手”。

    苏应衡:“……流氓”。

    擦洗不用手用什么?

    艾笙奇怪地看他一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