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245.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苏应衡嘱咐艾笙寸步不离自己左右,就开始和上前攀谈的人应酬。

    大多数人对艾笙都很好奇,但苏应衡不提,他们自然也就不敢问。

    听说苏应衡来了,赵达森很快穿过人群,到了面前,笑呵呵地陪在苏应衡左右,似乎对于苏应衡的悔婚,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赵达森也想有骨气一点,可现在赵氏的生死存亡都系在苏应衡身上。

    他哪儿还硬得起来。

    艾笙任由苏应衡和人说话,她也不觉得无聊。

    赵从雪一个封神的影后,在演艺圈的号召力自然不可小觑。

    来参加婚礼的明星咖位都很足,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在走红地毯呢。简直娱乐圈的半壁江山齐聚。

    艾笙应接不暇间,又碰到了温序他们。

    温序旁边站着一位端庄美人,看来是又换了女伴。

    “最近都见不着你人影,跑哪儿去了?”,温序问苏应衡道,语气颇有些幽怨。

    “瞧你这怨妇语气”,高见贤在旁边调侃道。

    温序叹气:“我还指着他多出来玩儿两趟,明面上扮个花花公子。也省得我妈整天那她当正面教材,在我耳边喋喋不休”。

    苏应衡指了指艾笙:“你说这话小心得罪我老婆”。

    温序深知得罪艾笙的下场比得罪苏应衡本人还惨烈,立刻讪笑道:“得得得,你还是继续当你的忠犬老公吧”。

    看他一副惹不起躲得起的模样,艾笙失笑。

    苏应衡倒是误以为艾笙在笑自己,便凑到她耳边轻哼:“你得意什么!”

    艾笙轻哂,故意说道:“得意我的忠犬老公啊”。

    苏应衡骂也不是,气也不是。

    不远处一阵哄闹声引起了艾笙的注意。

    抬眼一看,原来是穿着礼服的卫邵东正在和几名同样西装革履的男子在说笑。

    艾笙下意识地去看他的手指,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古怪。

    只是手指动作的时候,被接上的断指却是蜷缩着的。看起来有几分怪异。

    卫邵东似是察觉到艾笙的目光,精光直冒的眼睛对上她的,眸子里带出几分阴森。

    他当然忘不了自己的奇耻大辱,就是拜她和苏应衡所赐。

    艾笙一看见他,心里就止不住地厌恶。

    就是这个败类,将韩潇光明坦荡的青春蒙上一层阴影。

    苏应衡见艾笙不对劲,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冲卫邵东扯了扯嘴角,端起酒杯朝他示意。

    卫邵东立即脸色大变,当初在俱乐部的疼痛再次奔涌到了面前似的。

    他赶紧撇过头。

    艾笙真是佩服极了苏应衡,卫邵东看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

    苏应衡还记得她曾说自己可怕,于是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你看,可怕也不是毫无用处”。

    弱肉强食,这是他的生存之道。

    艾笙沉思着,抿了一口鸡尾酒。

    没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卫邵东也带着人匆匆出去。

    原来是该去接亲了。

    说是接亲,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是让卫邵东去赵家把人接到古堡里来。

    而是赵从雪一早就在这儿候着,两位新人坐上婚车,去街上转悠一圈。

    卫邵东是跑车俱乐部的成员,今天他的婚车一水的轿跑。

    风驰电掣,呼啸而过,别提多拉风。

    要是寻常人会道一句羡慕,可宾客中世家豪族众多。稍有点道行的,无一不说卫二太过张扬。

    都结婚了还这么不醒事,怪不得卫家老头子的脸色看着不太自在。

    不少年轻男女跑去看热闹,摄影师更是跑上跑下不亦乐乎。

    大厅里的人霎时空了不少。

    苏应衡的欢迎程度还是不减。毕竟够资格和他说得上话的人,都十分老成。

    艾笙终于得了特赦,可以到休息区歇歇脚。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很久不见的段明屿。

    “听说你最近在准备出国的事情?”,艾笙随口道。

    面对段明屿,她想平常心最为适当。

    段明屿一坐下,就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孩子的目光。

    他手握着一杯红酒,微微晃着。暗红的酒液将他的指骨衬得分明。

    “应该不会出国,正在准备考研”,他嘴角挂着一抹轻笑,一副转属于年轻人的肆意态度。

    说完他又笑了,“没想到你还会关注我的动向”。

    艾笙顿觉尴尬,“我们寝室有个八卦小喇叭,想不知道都不行”。

    段明屿的眼眸黯下去,捂住酒杯的手指紧了紧。

    两人交谈的场景,自然映在了和人应酬的苏应衡眼中。

    温序在空隙间冲苏应衡低语:“你的小媳妇儿跟段家那小子坐一处跟幅画似的。你就不去管管?”

    苏应衡抿了一口红酒,脸上没有表情,“有什么好管的”。

    温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段明屿长得绝对是年轻女孩子心水的那一类。篱笆扎紧一点,准没错”。

    苏应衡斜他一眼,“你这种从来不设篱笆,来者不拒的人,对扎篱笆倒是出奇熟练”。

    温序一噎,冲他摆摆手,不再说话。

    即使苏应衡相信艾笙,对自己也有十足自信。

    但看见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仍然觉得扎心刺眼。

    事实上他已经很小心翼翼,不让自己过分的占有欲令她不悦。

    原地站了几分钟,苏应衡招来侍应生,让他把艾笙的狐狸毛坎肩拿来。

    艾笙正在听段明屿讲毕业答辩的事情。

    他是出了名的学霸,即使最后一道关卡也井井有条。

    段明屿说话也很有条理。和他呆在一起就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忽地,感觉旁边的沙发一沉。

    艾笙还没扭头,肩膀就被一阵暖融融的触感包围。

    苏应衡把坎肩给她披上,板着脸训道:“冷了也不知道加衣服”。

    当着别人的面被他这么一训,艾笙有些窘迫。

    嘴硬道:“你又不是温度计,怎么知道我是冷还是暖?”

    苏应衡笃定地说:“你一冷就会来回摩挲小臂”。

    艾笙被他说中,脸上更挂不住,于是扭过头不理他。

    一直注意他们动向的其他人心中纳罕,这位年轻女孩子胆子可真大,竟然敢把苏应衡晾在一边。

    苏应衡慢慢黑了脸,拉住她身侧的手不放。

    艾笙回头瞪了他一眼。

    苏应衡立即放开,作势就要起身:“我去吸烟区抽根烟”。

    艾笙立刻急道:“昨晚还一直咳嗽,抽什么烟”。

    苏应衡撑在沙发扶手的手指卸了力道,“那麻烦你帮我取一杯香梨汁来”。

    艾笙听他嗓音微哑,自然立刻起身。

    于是心思干净的她,成功被某人三两句话支走了。

    苏应衡立刻挪到了旁边,坐到刚才艾笙的位置上,跟段明屿闲聊:“最近没什么时间去探望应悦,今天也没见她来,大概是因为明商紧张得不行吧……”

    段明屿一向把苏应衡归于类似段明商的兄长角色。

    不过知道他和艾笙结婚之后,段明屿的内心自然有些微妙。

    但面上却还是温文尔雅地答话:“嗯,我哥整天连公司都不想去了。非得嫂子赶他才行,常常磨到快中午了,才出门”。

    苏应衡点头表示理解,“有了孩子都会这样,要是艾笙怀孕,我肯定也不想在理其他事情”。

    这话无异是在宣誓主权。哪怕苏应衡觉得这种做法幼稚,但到了这会儿根本忍不住。

    段明屿扯着嘴角轻笑,“她还在读书,应该不会这么快吧”。

    苏应衡轻笑,“说不定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时段明屿的一个亲戚正冲他招手,他便跟苏应衡道了别,正要起身,艾笙端着两杯梨汁过来了。

    “要去哪儿?帮你拿了一杯果汁呢”,他个子高,艾笙跟他说话得微微仰头。

    段明屿笑起来露出整齐的皓齿,好看得直晃人眼睛。

    “谢谢,不过有人找我,得先过去一趟”,然后伸手接过艾笙手里的杯子,“我就不客气了”。

    然后步伐稳健地走远了。

    艾笙一抬头,就看见苏应衡叠着长腿冲她冷笑,“真贴心,拿果汁也不忘当一次雷锋”。

    将果汁放到圆形茶几上,艾笙对他说道:“赶紧喝下去,中和一下你一肚子的酸味”。

    苏应衡沉着脸,一声不吭。

    要搁几个月前,他一板着脸,艾笙就心虚腿软。

    现在她却看得很开,这个人就是纸老虎,对她不能打不能骂,有什么可怕的?

    但也说不上恃宠而骄。毕竟苏应衡这种阴鹜性子,她心还没那么大。

    艾笙看他绷紧的下颌,就知道这是等着她去哄呢。

    于是放软声音说:“要不要我帮你拿根吸管来?”

    苏应衡哪受得了那种娘里娘气的喝法,硬着声说:“不用”。

    说完又觑她一眼,“你这是给一棍子再给颗甜枣?”

    艾笙笑眯眯地,“那就要看看,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

    两人窃窃私语。忽然一大群人伴着哄闹声鱼贯而入。

    原来是一对新人进来了。

    赵从雪亲朋团团围住,可她个子高挑,又穿着恨天高,所以距离稍远艾笙也能看到她脸上可有可无的淡笑。

    紧接着,几道亮丽身影进了来。牢牢吸引住了艾笙的目光。

    几人穿着盘扣百褶礼裙,盘着头发,调笑间媚眼如丝。

    那裙子,分明和她之前在谢晋的工作室试过的那件一模一样。

    而且伴娘也不是在谢晋那儿见到的几位。

    中途换了人?

    艾笙正想问问苏应衡,就见他的目光定在那几个胸大腰细的妖娆女人身上。

    她立刻伸手过去罩住他的眼睛,“不许乱看”。

    “嗯?”,苏应衡扭头,淡笑着看她一眼,回敬道,“梨汁还给你留着,中和一下肚子里的酸水”。

    艾笙噎住,这人还真是睚眦必报。

    苏应衡笑得眉清宇净,落下她的小手,拢在掌心。

    赵从雪被这吝啬示于外人的笑容吸引住。怔怔地出神。

    待有人唤了她两声,才回过神。

    忽地觉得哪里不对劲。赵从雪眼神忽然变得尖锐,是荀艾笙的礼裙,并不是原来她试的那件!

    一股郁气涌到头顶,让她面色铁青。

    众人都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这哪是新娘子本该欢欢喜喜的模样。

    而她身后几个滥竽充数的伴娘还在絮絮叨叨:“这儿可真漂亮,要是将来我结婚能在这儿举行就好了”。

    “这还不简单,参加赵小姐婚礼的都是上流人士。借着这股东风,说不定就能一举跨进豪门呢”

    “目标太小没出息,嘻嘻,听说今天苏先生也在呢……”

    听到这儿,赵从雪忍无可忍,扭头冲几个女人低喝:“都给我住嘴!”

    她沉着脸,几个沾沾自喜的女人立刻变了脸色。

    围在她四周的宾客表情也微妙起来。

    大喜的日子,新娘子却一脸不快。特别是卫家的亲戚,见了心里都在犯嘀咕。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做法不合礼数,但赵从雪实在憋不住心里的苦闷。

    嫁渣男毁一生,她的人生在和卫邵东领了结婚证之后,就毁掉一半了。

    现下被苏应衡对艾笙的宠溺一刺激,更是火上浇油。

    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千辛万苦设下的陷阱,艾笙却没往下跳。

    那可是她对这场婚礼的唯一期待。

    赵从雪心如死灰,麻木地应酬着各位宾客的贺喜。

    卫邵东刚才被几个老朋友缠住,现在脱了身,回到赵从雪身边。

    一扫到对方毫无喜色的脸庞,卫邵东的大少爷脾气也来了。

    想想他为了娶这个女人也真够憋屈的。除了能对外炫耀一下自己老婆是束州数一数二的名媛,知名影后之外,背后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领了证之后,赵从雪仍对他不假辞色。别说做亲密的事情,就是连个笑脸都没有。

    这哪儿是结婚,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冥婚。

    卫邵东赔够了笑脸,当够了孙子,也不乐意了。

    扭脸就看到曾经一起玩儿过的臀翘美人刘奕辰对自己暗送秋波,卫邵东大喜,浪笑着舔了舔嘴唇。

    赵从雪一见他贼眉鼠眼的样儿,脸都绿了。

    卫邵东却丝毫未察,兀自在脑海里剥光了几个女人的衣服……

    时间不早,卫家人通知各位宾客入座。

    苏应衡帮艾笙拢好坎肩,拱起手臂,艾笙的很自然地挽上去。

    两人一个清丽动人,一个俊美无双,简直比今天的新人还赏心悦目。

    自然收获一众啧啧赞叹。

    等入了座,温序就说:“今儿你倒是把新郎官的风头抢光了”。

    苏应衡:“胡扯,他的风头有什么好抢”。

    司仪上了台,竟是隐居两三年的著名主持人。

    能把他请来,可见卫赵两家对此次婚礼下了大功夫。

    司仪笑容可掬地开口,寒暄之后,就开始煽情地介绍一对新人的感情历程。

    等他说话,苏应衡也跟着其他人笑着鼓掌。

    故事编得很不错。

    接着卫邵东穿着礼服,人模狗样地上去感谢来宾,信口就是天长地久的承诺。

    要不是大多数人都知道他的狗德行,恐怕真以为他是个情圣。

    不过他配赵从雪倒是正好,两人的演技都属一流。

    卫邵东的表演到了尾声:“我保证以后洁身自好,一生一世一双人……”

    结婚进行曲响起,他背后的巨大显示屏开始播放两人的婚纱照。

    只是几张幻灯片闪过之后,屏幕上忽然切换成一段视频。

    两道赤裸的身影纠缠在一起,起伏酣战,春情正浓。

    虽然影像的光线有些暗,但不难看出,上面的男主角正是今天的新郎官卫邵东。

    在“嗯嗯啊啊”的配音中,众人哗然。

    卫邵东和赵从雪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在视频慌忙被关上的前一秒,终于看清视频中女主角的正面。

    她此刻却堂堂正正站在新娘的旁边,穿着伴娘礼服,整个人呈呆滞状态。

    赵从雪扭头死死盯着刘奕辰,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

    一阵绝望如浪潮将她淹没。今天后,她的人生将成为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题外话------

    更新来啦,好困,先睡个午觉(≧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