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240.没关系,我全力喜欢你就够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一看到何苒,下意识扭头去找苏应衡的眼睛。

    只是男人手搭在方向盘上,喜怒难辨。一句解释也没有。

    怒火将艾笙脸上烧得通红,她扔下一句“我去找韩潇”,就开门下车。

    苏应衡也没有阻拦。

    艾笙坐到岳南山车上,韩潇惊讶道:“你怎么过来了?”

    “他的车上有另外的人,怕打扰他们”,艾笙气苦地看向门外。

    韩潇自然也看到刚才上车的那个丰姿绰约的女人。

    她脸色也变了:“这个旅行还有必要去吗?”

    “有必要”,岳南山声音低沉地接话,没让两个年轻女人有下车的机会,按下中控,径直开走了。

    “你放我们下去!”,韩潇怒不可遏,没想到苏应衡竟是花心大萝卜。

    闺密和偶像比起来,她当然选择前者。

    艾笙木然地看着窗外,风景渐渐流动起来。

    心想一起去也好,让自己对苏应衡彻底死心,之后他们就可以桥归桥路归路。

    艾笙开口对韩潇道:“既然已经说好了的,去看看也没什么”。

    韩潇替艾笙不值,“她是谁,凭什么骑到你头上去”。

    岳南山再次接口道:“苏先生有他的安排”。

    韩潇火大地朝他喊:“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话”。

    岳南山被她抄得耳朵疼,脸上冷冽:“要是再闹,你现在就下车”。

    韩潇冷笑:“求之不得”。

    岳南山靠边停车。

    韩潇扭头对艾笙道:“咱们走!”,手已经打开车门。

    艾笙迟钝的目光收回来,轻笑一下,“把好时光留给何苒,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韩潇思索几秒,“也对,决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

    她重新把车门关上,冲岳南山抬了抬下巴,“走吧”。

    岳南山皱眉,“你别作妖”。

    韩潇冲他假笑,“放心吧,包君满意”。

    艾笙在后座,心不在焉地捏着手指头,心里就被针扎似的发疼。

    车开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到,艾笙一次都没有扭头看过看过苏应衡他们。

    等下了车,清新的空气充满四周,艾笙胸腔里才没那么堵。

    “有个朋友在道观里修行,不过车只能开到这儿,得徒步上去”,岳南山沉着说道。

    “要爬多久?”,韩潇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体力。

    岳南山瞄了一眼她的细胳膊细腿,“两个小时”。

    韩潇瞪眼,“可以坐缆车吗?”

    “不可以”。

    艾笙一声不吭地听他们对话,另一辆车上的人下来了。

    何苒口红有点花,她似有深意地朝艾笙笑了笑,靠在苏应衡高大的suv旁对着化妆镜补妆。

    苏应衡手指夹着烟下来的,他眼睛被白烟熏得眯起来,看到艾笙,眉头的纹路更深。

    艾笙面无表情地扭过脸。

    苏应衡朝她走了两步,艾笙已经率先扭过身,抬脚往前走。

    上山的路很窄,虽然已经是风景区改造后的成果。

    所以两旁的风景再好看,也得专注脚下。

    岳南山从一旁摆摊的老人那儿买了几根竹竿,分发给众人,要是没力气可以拄着走上去。

    “太阳这么大,大家抹防晒霜没有?”,何苒把包里的防晒霜拿出来,“你们要是不嫌弃,我这里有”。

    不管她做什么,韩潇都觉得恶心,当即冷笑道:“你的东西我可不敢用”。

    何苒像受了莫大委屈,眼睛里浮起受伤的情绪,又看向艾笙;“要用吗?”

    艾笙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于是淡淡拧眉。

    苏应衡扫了何苒一眼,“不必了,你自己留着吧”。

    然后开了车锁,把车上的鸭舌帽拿出来,扣在艾笙头上。

    艾笙被他压在自己头顶的力道激起一团逆反心理,当即推开他的手,绷着脸说:“不用了,两边都是植被,又有山挡着,晒不到”。

    苏应衡重新给她戴上,这次力道根本不容拒绝。

    男人的目光沉如万丈海底,他微微俯身,在艾笙耳边说:“戴上保险一点,你要相信我”。

    最后一句,说得轻声但郑重。

    艾笙愣了一下,再抬眼,男人已经直起身,又是一副不温不火地模样。

    一团迷雾骤然萦绕在艾笙心间。

    五人不行上了路,山间有很多平时难以见到的小动物。

    韩潇看见一只肥松鼠,拿出手机猛拍。

    何苒见了,就跟苏应衡笑道:“现在的年轻女孩子,见了什么都新奇”。

    连艾笙一起包括进去,无非是说她们少见多怪。

    韩潇瞪他一眼,笑了:“来这儿不就图个新奇,还是何小姐别有所图?”

    何苒心理素质十分好,当即一笑,“我能图什么,当然是这儿的好山好水”。

    韩潇扭头,淡淡哼了一声。

    中途几人在一个凉亭里休息过一次,苏应衡习惯性地拧开水递给艾笙。

    艾笙瞧了他一眼,没拒绝。

    韩潇就像防贼一样紧盯着何苒的一举一动,只是对方一直挺安分。

    等走到道观门口,已经过了中午。

    地方挺冷清,不过地面倒是干净。

    两个穿着道袍的男人迎上来,和苏应衡他们热络地说话,看来一早就联系好了的。

    韩潇挽着艾笙的手臂气息奄奄,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让艾笙帮她看看脸上的妆有没有花。

    艾笙摇头说:“还好”。

    韩潇舒了一口气,冲艾笙朝何苒那边抬了抬下巴。

    原来是她的隐形眼镜掉了,让苏应衡帮她找。

    苏应衡:“那么个小东西,我怎么看得见?”

    何苒娇嗔道:“刚刚在车上离得近,说不定挂在你衣服上了”。

    艾笙在太阳底下打了个寒战,这得离得有多近啊。

    苏应衡不搭理,径直往里走。

    韩潇嘟着嘴唇,为艾笙抱不平,“这都什么人啊”。

    岳南山横了她一眼,“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韩潇冷笑:“昨天不是还骂我笨么,你能指望我脑子里能记多少事情?”

    岳南山警告地看她一眼,也往里面走去。

    艾笙扶着韩潇的肩膀说:“别生气了,不是说饿了吗,赶紧进去吧”。

    吃饭的地方是个素食斋,墙上的窗户是用竹篾编制而成,这时候支起来,清风徐徐往里进,能听见不远处竹林拂动的沙沙声。

    的确是个清修的好地方。

    菜色很清淡,无非青菜豆腐变着花样做的。但胜在有一股新鲜的清香。

    韩潇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十分想吃肉,就问:“道教也茹素吗?”

    道观的主持笑眯眯地解释:“我们这一派隶属全真教,从古到今都吃素。只有散居的道士才能吃荤”。

    韩潇受教地点头。

    同何苒坐在一起吃饭,味同嚼蜡。

    艾笙朝窗外一瞟,忽地看见一个道士穿着长布衫在劈柴。

    男人的身形很有力,一斧头下去,柴火就成了两半。

    “山上只能烧柴吗?”,艾笙问主持道。

    主持点头,“道观这么高,只能靠山吃山。其他燃料很难运上来。反而烧柴最方便”。

    艾笙本来没胃口,听他这样说,便努力把碗里的饭往嘴里扒。

    这么辛苦才做出来的饭菜,不能浪费。

    苏应衡见她吃得辛苦,就拖住她的碗,一声不吭地把她碗里的剩下的饭菜往自己碗里拨。

    然后往她的空碗里盛了汤推过去:“喝吧,别噎着了”。

    何苒的脸色立刻变得高深莫测。

    韩潇的目光则一直在艾笙和苏应衡二人之间徘徊。

    事情真够复杂的,苏应衡不像是不顾艾笙感受的人呐。

    吃了饭,主持便带着几人到后院散布消食。

    道观里的布置都很朴素,但又带着几分雅韵。

    当众人走到一口井前,韩潇看着井上面用一块石雕圆板给盖住了。

    主持介绍道:“这口井名叫万魂井。相传当初祖师爷在这里修建道观,就是因为此处是万魂之眼。要用法宝震住才行,否则就会有脏东西跑出来。所以这口井被遮得严严实实,从来不敢把石板挪开”。

    他语气一本正经,表情严肃,即使几人中大多是无神论者,也觉得这地方带着几分神秘。

    散布之后,几人就由道士领着去了客房。

    几间客房组成了一个小院子,苏应衡和艾笙住了正房,两侧的厢房给了其余三人。

    韩潇一听说自己被分配和岳南山一个房间,立刻就要拒绝。

    可接受到男人警告的眼神,她终于记起来自己的身份——岳南山的假扮女友。

    所以立刻闭嘴,不情不愿地沉默。

    苏应衡把他和艾笙的行李拿在手上,“如果天气允许,睡了午觉我们就上山去扎帐篷”。

    其他人都没意见。几人都累得不行,各自回了房间。

    艾笙一进去,就把窗户打开,盯着外面的景色出神。

    苏应衡自己把日用品拿出来,然后将艾笙的睡裙放到床上。

    “这儿的蚊虫多,喷一点花露水”,苏应衡把她的小腿捞起来,放到自己膝盖上。

    凉丝丝的湿润感扑到艾笙的皮肤上,又被一双大手温柔地抹开。

    哪怕只是一件小事,他也做得十分认真。

    艾笙盯着男人的发顶,撑着侧脸说:“我本以为,我们结婚之后,会越来越熟悉,对彼此了如指掌。可现在才发现,是我太自大”。

    苏应衡抿唇,低声道:“我觉得以前的自己很差劲,所以才想让你只喜欢现在的我”。

    “可现在的你,会让我迟疑,要不要用全力去喜欢”,艾笙眼睛含着眼泪,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和说出来的话完全两码事。

    苏应衡抬起眼睛,眸光颤抖。行动力还是不够快,还是让她伤心。

    即使艾笙迟疑,也是他该受的。

    苏应衡慢慢将她揽到怀里,“没关系,我全力喜欢你就够了。我知道你很累,睡一觉好不好?”

    天有不测风云,上午还一派艳阳天,午睡过后,就开始下雨。

    山上的气温比山脚低很多,一下雨就更冷了。

    苏应衡用被子裹住艾笙,让她别起来,他穿着睡衣去关窗户。

    外面的风雨涌进来,把他淡色的睡衣袖口胀得鼓鼓地,很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艾笙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对着他笑。

    这么半天,总算见她脸色松一点。

    苏应衡把窗户关上,快步想再次跳上床,又想到睡衣被雨打湿了一些,于是先把衣服脱掉,才脱了鞋上去。

    男人精壮的体魄抵在艾笙背上,硬邦邦地,很有安全感。

    苏应衡:“看这样子,今天不能去搭帐篷了”。

    艾笙朝他下半身瞄了一眼,“谁说的?”

    苏应衡喉结上下滚了滚,抱着她哑声道:“平时不是挺会装傻吗?”

    “清修之地,你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男人深深看着她,“不要挑衅我”。

    艾笙缩了缩脖子,“我想再睡一会儿”。

    刚说完话,就听见“砰砰”的敲门声,很急促,毫无章法。

    苏应衡皱了皱眉,显然不快,“谁在外面?”

    何苒带着哭腔,声音发抖地说:“她来了!是她来了!”

    ------题外话------

    虽然有点迟,可到底是可爱的二更,晚安,我的宝贝们(≧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