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216.你这样真的很伤夫妻感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到最后艾笙才知道,他所谓的姿势并不只有一种。

    等他一逞兽性之后,艾笙小腹贴着沙发背,两腿直发抖。

    苏应衡全程都没有脱掉上衣,裤子也只是往下滑落一截。

    此时裤子一提,亲了一口软成一滩水的某人,低笑:“没出息”。

    然后抱着她上楼洗漱休息。

    之后的事情,艾笙全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闹钟准时响起。

    声声震动像击在艾笙脑海里的鼓点,让人恼火。

    苏应衡揉了揉她的头发,“起床,跑步”。

    艾笙很想爆炸,就此远离人世。昨晚折腾人的是他,这么早叫人起床的也是他。

    “你这样真的很伤夫妻感情”,艾笙闷闷说道。

    苏应衡把她挪到一边,自己先起了,“昨晚我特意控制了时间,保证了你的睡眠”。

    艾笙把脑袋埋在枕头里,露出半张小脸,肌肤莹润如雪,“今天可以请假吗?”

    全身都很酸痛。

    苏应衡铁血地摇头,“起床或者被我干到下不了床,自己选”。

    艾笙扒了扒脑袋上翘起的头发,皱脸起身。

    出门才发现天空是深蓝色,还有几颗星星若隐若现。

    苏应衡两手交叉扣在脑后,闲适地说:“每天来去匆匆,占据一点睡眠时间,看看清晨是什么样子也很不错”。

    艾笙垮着肩膀,眼皮都快粘在一起,“是吗?”

    完全没注意他在说什么。

    突然后脖一紧,运动衫的帽子被人抓住往后一勒。

    苏应衡恼怒地声音响起:“看路!”

    艾笙一抬眼,还差几公分她就要撞到路灯柱子上去了。

    她好委屈,抱着柱子蹲下来,可怜巴巴地说:“我不想跑步,也不想这么早起床!”

    苏应衡冲她勾了勾手指头,“想不想回去睡回笼觉?”

    艾笙猛点头。

    他指了指自己英俊的侧脸,暗示某人。

    艾笙毫不犹豫,用力亲了他一下。

    苏应衡这才开口,“想睡觉?不准”。

    然后把她夹在腋下往操场去。

    到了地方,她赌气不肯跑步,坐在跑道上不挪窝。

    苏应衡主动蹲下来,“背着你跑”。

    艾笙狐疑,“你有这么好?”

    他眯了眯眼,“爱信不信”。

    艾笙迟疑地趴在他背上。结果他跑步的时候故意高抬腿,艾笙颠得五脏六腑都快抖出来。

    为了不再遭这份罪,她只好拍着苏应衡的肩膀,央求他把自己放下来。

    “我自己跑!”,她咬牙,声音有些虚弱。

    苏应衡一肚子坏水,“你不是累么,还能在我背上睡一觉”。

    艾笙“呵呵”,“我也不是很困”。

    “真能自己跑?”

    “不是跟你客气”。

    苏应衡这才停下脚步,矮身将她放下来。

    艾笙迈着两条酸痛的大腿,这样安慰自己:再让他得意个几十年,他年纪大,等老了情况就能颠倒过来。

    大概因为运动过,艾笙早上食量大增,连喝两碗瘦肉粥。

    苏应衡都有点被她吓着了,让严阿姨拿了两片健胃消食片给她。

    又过了半个月,苏承源终于出院了,一家人回老宅吃饭。

    苏应衡送了两颗玉核桃给他。苏承源除了收集砚台,对其他的都没什么感觉。

    “这又不能吃,搁在多宝阁上还怕滚下来。给我干嘛?”,苏承源是急性子,任何东西到手里第一个想到的是实用。

    苏应衡把两个玉核桃捏在掌心转了转,给他示范,“给您活动筋骨用的,知道您的性子,动起怒来手里有什么砸什么,所以我拍了五对回来,您老砸着玩儿”。

    苏承源倒是乐了,“这家里我打骂最多的就属你,这核桃是为你自己备的吧?”

    苏应衡倒是无所谓,“只要您有这把力气”。

    苏承源冷笑,“老虎还没成病猫呢”。

    叫两人吃饭的艾笙踏进书房,好奇问道:“什么老虎,什么猫?”

    苏应衡扭头,扬唇笑得光风霁月,“爷爷想去动物园瞧瞧”。

    艾笙一脸疑惑,老爷子的爱好什么时候向庆庆靠拢了。

    在一瞧老头子满脸不痛快,就知道苏应衡在打趣。

    她把气哼哼的老人家扶起来,“不理他,我扶您过去”。

    苏承源甚是悲痛,“你说养孙子有什么用?”

    苏应衡一本正经地接口:“为了给您娶个好孙媳啊”。

    这下艾笙和苏承源都回不了嘴。

    席上苏应悦说了说帮两人打点婚礼的进程,“要是大办的话,邀请人员最好提早定下来,场地才好安排。要我说就到国外去,只请亲朋好友,省得在本市打挤”。

    苏应悦结过婚有经验,在本市办简直累得腿肚子打颤。

    “艾笙是正正经经嫁到我们家,自然要风风光光地,女孩子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苏承源的考虑比较传统,也是为了给艾笙提身份。

    苏应衡倒觉得人少比较好,就算不是那种昭告天下的婚礼,也没人敢小瞧艾笙半分。

    “哥,你突然通知外公他们你要结婚,外公估计会气得不轻”,苏应悦还真挺担心那位表面慈祥,但内蕴深沉的老人。

    外公是出了名地疼爱这个外孙,现在知情不报,估计又是一番闹腾。

    苏应衡对于周家态度谨慎,和几位长辈虽然亲近,但有周承安那个祸首在,他就把关于艾笙的事情瞒了下来。

    本来准备在艾笙暑假带她进京,可苏承源突然生病,实在走不开,所以行程也就耽搁下来。

    这件事的确要处理好,否则会伤几位长辈的心。

    他点头表示会好好考虑。

    周六在苏家,周末就得回江家陪老人。孝心这种事情也得雨露均沾。

    江世存术后体质差,一直畏寒,时刻都是长椅长袖,坐下的时候背难以绷直,都是靠在靠枕上,难免给人精神不济的印象。

    在说话的间隙,沉默的江盛潮忽然开口:“近来认识了一位老中医,对术后恢复元气最能对症下药。要不让他来给您瞧瞧?”

    江世存不辨喜怒地说:“你费心了。最近老是犯困,但躺下之后又没了睡意,正想找个医生瞧瞧。家里的私人医生都是西医,中医来把把脉也不错”。

    江盛潮听后矜持地笑了笑,眼中有几分喜色。总归老爷子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江盛涛笑眯眯地接口,“这个医生能对症下药,就再好不过。我还指望着爸长命百岁,多指点嘉誉那个皮猴子。他最近总算收了心,知道去公司坐班,好歹有点儿人模狗样”。

    “爸,我安分守己也让您这么挤兑,瞧瞧看明天会不会下场大雪!”,江嘉誉不满地反驳。

    江世存脸上有了点儿笑模样,“你我还不知道,即使坐班也不肯安安分分办公。有几个项目你是亲自参与了的?”

    话里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居多。

    不过也更显得他对江嘉誉的看重。

    在世家豪族中,男丁果然是个杀手锏。

    只有两个女儿的江盛潮握紧拳头,垂下眼眸。

    苏应衡把这两兄弟的机锋看在眼里,只当自己是观众,一双冷眼睿智清醒。

    饭后,江世存便笑呵呵地对艾笙说:“借你的丈夫去书房下棋,最多三局”。

    未免不是在打趣小夫妻两个形影不离。

    苏应衡自然而然地摸了摸艾笙的头发,“半个小时就下来”。

    艾笙笑着摇头,“三局没有这么快”。

    苏应衡挑了挑剑眉,“我早一点认输”。

    艾笙忽然想起来,他的敬老精神会发扬到棋盘上。

    “那半个小时之后,我准时上去找你?”,艾笙做了个上楼的手势。

    苏应衡笑着点了点头。

    他对其他人都守着十足的距离感,特别是女眷搭话,脸上的表情近乎冷漠。

    对着艾笙,俊美的五官刹那春暖花开,让人咬牙嫉妒。

    江星橙受不了这份落差,朝艾笙无声一哼,第一个转身往外走。

    艾笙也无所谓,一个人到了旁边的会客厅,在靠墙的书架上抽了一本野史来看。

    没翻几页,两道脚步声往里进。

    艾笙没抬眼,只余光看见江星橙江星曼两姐妹坐到了自己对面的圈椅上。

    她心里不禁一叹,看个书也清净不了。

    果然,江星曼先开口了,娇娇柔柔地说:“大堂姐,你真厉害,第一部电影就是女主角,还是高厉平导的戏。我得先预订你的签名照,否则将来同学跟我讨,我还得排队”。

    一番热捧,惹得江星橙痴痴地笑。笑过之后,表面忧愁,实则得意洋洋地说:“高导好是好,就是太严厉,特别是这种动作片,听说很少用替身”。

    江星曼继续讨好,“依你的身份,高导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咱们家已经有个影帝,现在就等出个影后呢”。

    影帝自然说的是刚和江家建交的外孙女婿苏应衡。

    江星橙听后很有些不舒服。影帝影后放一起多风光,结果苏应衡偏娶了个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带刺的目光从艾笙身上划过,江星橙缓缓吐气。

    比起某个不识趣的人,身边这个小堂妹倒顺眼多了。

    江星橙撩了艾笙一眼,故作大方地对江星曼说:“你不是要参加上流名媛们的成人礼么?设计师我认识不少,礼服就交给我吧。也就你嘴甜,好相处,不像某些人,端着豪门太太的架子,懒得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搭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