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203.见证苏先生柔情缱绻的没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不仅是江星敏,就连一向不和的江星遥都打电话来,几乎无奈地邀她出去喝咖啡。

    艾笙自觉和她并不是很熟,便委婉拒绝。

    江星遥倒是直白,“我又不会吃了你!”

    然后报了地址,撂下一句“不见不散”就挂断电话。

    她这作风真是活脱脱的女霸王龙。

    艾笙回忆了一下二舅那板正肃穆的性格,还真不知她到底随了谁。

    既然有时间,碰一次面也就可有可无。考虑了几秒,还是决定赴约。

    艾笙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江星遥说好的咖啡馆。

    明明是对方的提议艾笙却成了早到的那个。

    侍应生拿着菜单过来问她要些什么,艾笙请他稍等。

    大概十来分钟后,街边一辆玛莎拉蒂上下来一道玫红色身影。

    年轻女人穿着吊带抹胸,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的有致身段。

    她戴着墨镜,撑开一把小巧的太阳伞,走进咖啡馆。

    江星遥一坐下就抱怨外面太热,只是她仍是清凉无汗的美好模样。

    两人点了冷饮,分了层次的颜色凝固在透明玻璃杯内,水珠顺着被子外壁轻轻地滑落。

    江星遥怕嘴唇被弄花,没动冷饮。

    倒是艾笙觉得不能浪费,况且这儿的东西味道十分不错。

    “不问问我叫你来做什么?”,江星遥打破沉默,洁白的牙齿随着说话的动作若隐若现。

    “你想说的话自然不会一直当哑巴”,艾笙轻声道。

    江星遥身体前倾,两只手肘平放在原木桌上,“那天宴会上,江星曼想在苏应衡面前装白莲花,被我揭穿了”。

    她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

    艾笙心里一顿,微微泛起涟漪。面上只是惊讶,“还有这事?”

    江星遥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跟她那个妈一样,满身的骚气。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吃那一套,当苏应衡是我爸么?”

    艾笙手指碰了碰装冷饮的高脚杯,透心凉,一如江星遥此刻的凉薄。

    对于江家的事情,她并不想多加参与。于是一时没有接话。

    江星遥也并不需要她发表意见,自顾自地说下去:“即使爷爷觉得我不识大体,我也要做江星曼母女一辈子的绊脚石。”

    江星遥的固执让艾笙忍不住叹息,“何必,你大可以过自己的生活”。

    “自己的生活?”,江星遥重复了这几个字,忽地冷笑起来,“身在这个家里,就必须奉献自己。江家扶养我所付出的一切,将来都要加倍地从我身上榨干,掠夺。津华实业那百分之五的股份的确诱人,但也是一条绳索,你现在和江家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血淋淋的残酷,艾笙错愕地看着她,身上一阵发冷。

    “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压榨的”。

    江星遥阴沉的目光在艾笙面上逡巡,“现在有了,你的股份,江家继承人的身份”。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江星遥慢慢搅动着杯子里半融化的冰淇淋,“如果我猜得没错,你那的股份会成为我爸和二叔争夺的目标。虽然我没什么筹码可以和你谈交易,但仍然有自己的态度”,江星遥脸上露出无能为力的懊丧,“我希望你不要把股份让渡给我爸”。

    艾笙几乎是一瞬间抬起眼睛,“为什么?”

    “我知道自己已经疯了,但我真的希望代晓贞母女两个唯一的依靠垮掉”,江星遥两眼放空,喃喃道。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太多冷饮,艾笙打了个冷战。

    恨意已经堵了江星遥的七窍,现在她连亲身父亲都顾不上了。

    江星遥若无其事地抹了一把脸,“其实我最初连你也恨,就是因为如果代晓贞不是姑姑的同学,那么我爸就不会认识她”。

    对于长辈的陈年往事,艾笙毫不知情。她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态。

    江星遥惨淡地笑了一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恨一个人到极点的感受”。

    不知想到了什么,江星遥突然犀利起来,“那你恨不恨那个破坏了你父母感情的男人?”

    艾笙全身陡然僵住。眼前浮现一片血色,母亲躺在血泊里不断抽搐,一向优雅白皙的面容定格着对恐惧的狰狞。

    那段时间,她明显感觉到家里弥漫着沉闷的气氛,艾笙努力考了第一名,把试卷拿回家给家长签名,母亲甚至在写完名字后走神地盖上了自己的印鉴。

    父亲的脚步来去匆匆,回家的次数日益减少,要么就是抽很多烟,他的书桌上两个烟灰缸里塞满了烟蒂。

    艾笙说话都小心翼翼地,不能多说,但又不能不说,否则饭桌上就是一片憋死人的沉默。

    直到噩耗发生一周,父亲被警察带走,艾笙跟傻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作为唯一的目击证人,警察反复跟她核实事发情况,每次话都还没问完,就会听到“咯咯”的声音。

    女孩子坐在椅子上,上下两排牙齿抖得作响。

    幸好荀智渊主动认罪,说是发现妻子出轨,一时不忿与她发生争执,不小心将对方推下楼。

    故意杀人还是失手杀人在量刑上有很大出入,江世存雷霆手段,动用关系,很快把荀智渊故意杀人的罪名坐实,一判就是无期。

    而那个引发夫妻争执的男人却是个谜,艾笙的确不知道是谁。

    毕竟母亲的追求者实在多,每人送她一枝花的话,家里能开一家苗圃。

    可艾笙心里是真的恨那个躲在一切血污背后的男人。

    他毁掉了自己的一切。

    热血涌向大脑,艾笙深吸几口气才重新平静下来。

    她忽然有一点理解江星遥的心情。

    有些坎儿迈不过去,就只能死磕。

    “我要出国念书了”,江星遥忽然面无表情地说。

    她放干货一向没有预兆。

    “你不是还在读研究生么?”,艾笙虽然和她不熟,但也知道江星敏争强好胜,在学业上也一样。

    “出国念第二学位,虽然不是常青藤,但也还好”,江星敏眼睛里一点鲜活气都没有,她淡笑了一下,“你竟然是我第一个亲口告知这个消息的人”。

    艾笙那句“恭喜”有点说不出口,看得出,独赴异乡不是她的本意。

    “外面大把蓝眼睛型男等着我,你这是什么表情,觉得我征服不了他们么!”,江星遥故作轻松,眼睛里却有泪光。

    “一路顺风”,艾笙好不容易挤出这么一句。

    “谢谢”,江星遥也难得心平气和。

    江星遥和她来时一样,迈着率性的脚步离开。

    微风将她的红色长裙吹拂得飘然潇洒。

    同样都受过家庭重创,但艾笙想,自己到底比她幸运。

    至少有人帮她把蒙尘的命运脉络打理得光洁无垢。

    江星遥的出国并没有在江家掀起多大风浪。在她离开之前,艾笙拜托孙奶奶给江星遥捎过几瓶自己做的小菜。

    孙奶奶后来告诉艾笙,江星遥走的时候,没让家里的任何人送行。

    “换作是我,我不一定能比她做得更好”,艾笙盘腿坐在书房的吊椅上,和苏应衡说起这件事。

    苏应衡密密麻麻地打字,戴着防辐射眼镜看着电脑屏幕,还能腾出空来和她说话,“唔……可能吧”。

    一心二用的效果不太好,他语气有点敷衍。

    对于这些家长里短的阴私,他一向没有多大兴趣。

    过了几秒,他忽然开口:“不对,你要是她,我还得上江家讨老婆么?”

    艾笙低头挖着冰淇淋,决定不再说话。

    “你不是最喜欢吃草莓味的吗?”,他扫了一眼冰淇淋纸盒表面。

    艾笙讨好地冲他笑了笑。

    苏应衡俊朗的面容冷了下来,教训人的口气:“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到底偷吃了多少冰淇淋?”

    艾笙不敢再吃,低眉顺眼,“没吃多少”。

    “不知道自己要来月经了吗?”,他有一点说教女儿的感觉。

    他穿着宽松的居家服,上面的纽扣散着,半露着精壮的胸膛。

    知道他是纸老虎,艾笙并不怎么怕他。眼珠一转,两只冷冰冰的手想恶作剧地印到他温热的胸口上。

    身体往前倾,可距离不太够,一双手往下扑,直接落到某个尴尬位置。

    艾笙身体僵直,抬头对上他危险的眼眸。

    娇软的小手立刻感觉出不对劲来,两人脊背不约而同僵直起来。

    欲望几乎在刹那破土而出。

    苏应衡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我等一会儿还有一个视频会议”。

    艾笙两只手飞速弹开,尴尬地藏到背后,“我不是故意的”。

    脑子越乱越容易犯蠢,她将冰淇淋纸盒底部放在他鼓起来的一包上面。

    默默地说了一句,“热胀冷缩,说不定能消肿”。

    苏应衡气急败坏地把裤子上的东西扔进垃圾桶,一转眼躺椅上的人已经蹿到门口。

    “站住!”,他沉着脸低喊。

    艾笙讪笑着两手抓住门的边缘,“我……我突然想起来窗台上的盆栽该浇水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沉着逼近,让人腿软。

    他掰开艾笙抓住门边的手,重新把门合上,擒住她的下巴就吻上去:“我先把你浇灌一遍”。

    当晚几位海外高管有幸见证了苏先生纵欲之后柔情缱绻的眉眼。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应该会早一点,恢复加更,晚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