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196.都是我功勋卓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把耳坠放进匣子里锁好,和管家一同下楼。

    刚拐了个角,就看见两颗往上张望的脑袋。

    只是听见下楼的脚步声,两人又立刻缩了回去。

    到了底楼,杨舒母女无所事事地在客厅谈天,似乎对艾笙的动向漠不关心。

    艾笙动手拨了拨匣子上的锁头,自顾自地和管家说话,“这么上了锁我就放心了,为了以防万一,就等宴会那天再开锁。外婆的东西件件都是宝贝,我可不敢马虎”。

    管家顺着她的话安抚道:“小心一点是应该的。最近家里陌生人进进出出,安保也不像往常那样严密”。

    艾笙笑着点头,温声道:“那我把东西拿到我妈妈那栋楼去,就不打扰您了”。

    说着裙摆如荷叶般一闪,走进阳光中,娉婷而去。

    杨舒母女对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都从对方眼里看见幽暗的光。

    艾笙拿着匣子走到小楼外面的花台,趁着四周无人注意,捡了一块修饰作用的鹅卵石。

    把石头捏在掌心,等进了房间,把匣子打开,取出那对耀眼夺目的耳坠。

    将匣子底部垫上两片海绵,艾笙再将石头放进去,重新锁好。

    她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然后将匣子放进梳妆台底下的柜子里。

    艾笙躺在床上,本想养会儿神,谁知道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感觉到手机在震动,她闭着眼睛摸索一阵接起来,是苏应衡打来的。

    “怎么还没到家?”,他声音懒懒地。

    艾笙坐起身来,手爬了爬头发,“唔,你这么早就回家了吗?”

    “没有,刚才严阿姨来过电话,我顺嘴问了一句”,说完又漫不经心补一句,“温序这里有个牌局,过来吗?”

    艾笙笑:“如果你诚心诚意邀请的话”。

    苏应衡哼声道:“别来了,反正今天这儿一打美人”。

    艾笙急了,“你不要和她们玩儿!”

    他带着威胁的语气,“过不过来?”

    虽然知道多半是个圈套,艾笙还是往里钻,“嗯,我要看着你”。

    苏应衡低笑,低音炮听起来像大提琴,“傻瓜”。

    傻瓜艾笙忙不迭地出了小楼,假装没看见杨舒母女偷偷摸摸的打量。

    她将被风吹到额前的碎发捋到而后,脚步轻快地去找苏应衡。

    等到了会馆,天色已经渐暗。霞光暗下去,被深蓝色的天空包围着。

    会馆既不喧嚷也不寂静,恰到好处的繁华热闹。

    艾笙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长及脚踝,比较贴身,错落有致的曲线十分动人。

    她莹亮的皮肤又和黑色形成反差,露在外面的脖颈,手臂像在发光一样。

    刚站了一会儿等着司机领路,就有一道修长凛冽的身影大步流星地走近。

    俊逸的神采在空气中摩擦出一道流星。

    没一会儿就到了她跟前,苏应衡拉住她的手腕:“比我预想得迟了些”。

    艾笙奇怪地说:“哪有,接到你的电话我立刻就过来了,路上也没怎么堵车”。

    苏应衡轻抚着她的发顶轻笑,一心一意等着一个人,她来得再快也觉得姗姗来迟。

    在灯光下扫了她一圈,苏应衡不满意地说:“怎么穿这身?”

    “嗯?”,艾笙不明所以,这条裙子她穿后严阿姨都说好看。

    她忍不住低头打量,想找找哪一点出了错。

    这一低头小巧饱满的胸口中间那道浅浅的白沟更加明显,内衣边缘也一览无余。

    苏应衡立刻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抬,不悦地说:“不许低头”。

    艾笙很委屈,“我做错什么了?”

    苏应衡俯身下去,贴在她耳边说:“你胸口的宝贝比以前大了许多,都是我功勋卓著。财不外露,这个道理懂吗?”

    大流氓!

    艾笙赶紧往后退,脸颊绯红,像只受惊的兔子。

    苏应衡低笑两声,拉住她的手,“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等他把艾笙带到餐厅,各色佳肴已经摆上桌了。

    苏应衡没到,众人都在等他。

    见他与艾笙十指相扣进来,温序酸道:“我这儿虽然大,可还没见谁迷路过。就你操心,停车场到这儿几步路的距离,都要巴巴地过去接”。

    苏应衡余光瞄见艾笙耳朵红了,有些心疼。对温序冷笑,“某人是见不得我赌场和情场两厢得意”。

    今天的聚会主要是因为好不容易放假的钟业。

    钟业喷笑道:“可不是,你只打了一局就大杀四方,一口气赢了半辆车的钱。温序心理不平衡”。

    “扯淡!只要不是只剩下一条内裤,老子就不算输!”,温序手指夹着雪茄,也笑了。

    苏应衡挪动餐椅,等艾笙坐下,自己才落座。

    他刚好坐在温序旁边,手臂一伸夺过温序的雪茄,在烟灰缸里按灭。

    他动作快得温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个意思?”

    苏应衡:“少抽点儿,对身体好”。

    温序好笑,“你怎么跟我妈一个语气?”

    “那是因为我们都不想让你英年早逝”。

    温序难得被他感动一回,“不枉我跟了你这么多年”。

    苏应衡皱眉,“好好说话”。

    要不是艾笙不喜欢烟味,谁理你。

    众人说说笑笑,一道亮丽身影忽然进了来。

    艾笙一抬眼,竟然是许久没见的顾云薇。

    她穿着刺绣旗袍,淡然温雅,如空谷幽兰。

    只是她脸色不太好,有些苍白,黑亮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温序。

    “云薇姐,你来了?”,温序见了顾云薇无动于衷,艾笙怕场面太尴尬,出声招呼道。

    顾云薇转头冲她扯了扯嘴角:“好久不见”。

    她临时过来的,侍应生便加了副碗筷。

    打她坐下开始,温序表情一直淡淡地。

    他们这个阶层的人,一向都有好几面。向不同人展示的,永远是自己乐于展示的那面。

    艾笙眼里的温序,一直带着痞气的笑容。可他此刻绷起脸来,也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喝汤”,旁边的苏应衡轻声提醒,把汤碗往她面前推了推。

    “哦”她一向听话,敛了眉目,低头喝汤。

    苏应衡才懒得理温序那些风流韵事,好戏没他老婆好看。

    饭后温序出了餐厅,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几个男人要抽烟聊天,艾笙主动说出去转转,消食。

    苏应衡拉着她的手,拇指在细嫩的手背上摩挲几秒才放开:“别走远了”。

    察觉到叶庭疏和钟业暧昧的目光,艾笙不好意思地笑笑:“嗯”。

    艾笙到了卫生间,进了隔间,几分钟后刚要出去,就听见一阵男欢女爱的呻吟。

    女人的叫声很激烈,听得人面红耳赤。

    艾笙尴尬地收回手,现在出去恐怕不是时候。

    等了十几分钟,才云消雨歇,只剩两人急喘的声音。

    艾笙闻到一股情欲的味道。恨不得一头把自己撞死。

    “收拾好自己走,我就不送你了”,不管刚才欲望多茂盛,现在的语气却镇定冷淡。完全不把女伴当回事。

    竟然是温序!

    艾笙庆幸自己刚才没出去,否则以后恐怕尴尬得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位苏应衡的发小。

    只是那女人的声音,很年轻,带着糯糯的娇嗔,不是顾云薇。

    温序的风流还真是名不虚传。只是一时半会儿都等不了么,顾云薇还在会馆里呢。

    艾笙心里腹诽,打开隔间门出去,曲线妖娆的年轻女人正把裙子侧边拉链拉好,也不在意别人的别人的看法,掏出化妆品,在宽大的镜子前补妆。

    唐姗姗从镜子里瞄了一眼刚才那场性事的听众,厚脸皮地冲她扬出一个慵懒笑容。

    等花掉的妆容终于焕发出精致的光彩,唐姗姗才扭着小腰出去。

    可没想到门外正有人守株待兔。

    一见到她人影,顾云薇就把她大力推到墙上,用尽全身力气掐住她的脖子:“你刚刚在里面干了什么?”

    唐姗姗大惊,“小……小姨”。

    顾云薇一脸阴沉,眼眸中甚至带着毁灭一切的疯狂,“你母亲病重,我把你接到身边上学。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唐姗姗感觉自己脖子都快被折断了。眼珠子微微突出来,一阵气紧。

    “我……我没有”,她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

    顾云薇手指越收越紧,就在唐姗姗快要窒息的时候,一道靓丽身影从厕所里出来了。

    唐姗姗为了不至于当场被顾云薇掐死,指着艾笙胡编乱造道:“是这个女人……我看见她光着身子和温序纠缠在一起。小姨,你信我,是她……”

    顾云薇愣了一会儿,忽地冷笑起来,“你知道她是谁,敢往她身上泼脏水?”

    唐姗姗可不管她是谁,保命要紧,“真的,小姨,我们才是一条战线上的。别看她一脸清纯,刚才别提多风骚”。

    “你他妈说谁风骚?”,震怒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苏应衡脚下生风,很快到了艾笙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姗姗。

    这张俊脸恐怕天底下没人不认识。

    唐姗姗木然地眨着眼,苏应衡?竟然是苏应衡!

    “把你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苏应衡眼里跳跃着幽暗的火光。

    唐姗姗感觉身置冰火两重天。这滋味比刚才顾云薇狠狠掐住自己脖子还难受。

    她扬出一个苍白的笑脸,奢望自己的美色在苏应衡面前同样管用。

    顾云薇退到一边,这下不用她动手,唐姗姗也没有好下场。

    “我问你话,没听见么?”,苏应衡音量拔高两度,威势震慑得唐姗姗全身发抖。

    他沉着脸的样子可怕极了。

    艾笙旁观着也觉得心惊胆战,拉了拉他的手说:“我没事”。

    他的手一片冰冷,可见气成什么样子了。

    唐姗姗吓得哭起来,又怕惹得苏应衡不耐烦,只敢小声抽噎。

    “这是怎么了?”,温序急匆匆地赶来,惊讶地问道。

    顾云薇看着这个衣冠禽兽,冷笑:“我的好侄女说你和艾笙在卫生间里有奸情”。

    温序脸色骤然阴沉,“胡说八道!”

    他瞄了一眼苏应衡冰寒的脸色,心下懊恼,不该为了逼退顾云薇把唐姗姗给睡了。

    现在唐姗姗狗急跳墙,来了个乾坤大挪移,把脏水往艾笙身上泼。

    那可是苏应衡的心肝宝贝,他一向护得滴水不漏。现在不仅是唐姗姗,恐怕苏应衡连自己也要恨上了。

    色字头上果然有一把刀,现在正架在温序脖子上。

    温序对着唐姗姗怒道:“不要比我跟女人动手,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

    他把话摊开,变相承认刚才和自己纠缠在一起的人是唐姗姗。

    不管怎么说,事情牵扯到无辜的艾笙身上总是他失察。

    知道真相和明明白白曝光完全两码事。顾云薇单薄的身体晃了晃,温序果真不在意她的感受。

    眼泪忍了半天,这时候忍不住夺眶而出。

    艾笙搭在苏应衡后背的手,不由揪紧了他的衬衫。顾云薇真是遇人不淑。

    温序一向自诩多情但不滥情,这会儿也开始烦躁自厌。

    可顾云薇要的,他给不起,只能用这种无情无义的手段和她划清界线。

    虽然都是顶级豪门子弟,但他和苏应衡不一样。

    苏应衡有底气跟家里对着干,不顾父亲的遗言履行婚约,跟一个平凡女孩荀艾笙说结婚就结婚。

    可他不行,家里的长辈绝对不允许自己任性妄为。

    母亲已经放话,把他的婚事提上日程,让他跟外面的女人一刀两断。

    如果他不亲自处理,长辈们出手绝不会留情。

    温序面无表情地让保镖过来,把唐姗姗拖走。末了对哭嚎的女人警告道:“再嚼舌根子,就把你的舌头拔了”。

    语气轻飘飘,没人觉得他在开玩笑。

    等保镖架着人走远,温序恳切地对艾笙说:“都是我不好,让小嫂子受惊,抱歉”。

    艾笙语气有些复杂地说:“我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苏应衡凉凉地瞥温序一眼,“管好你的女人,同样的事情,没有下一次”。

    温序苦笑,“瞧你这副要杀人的样子,等会儿我自罚三杯行了吧”。

    苏应衡:“没有等会儿,我带艾笙先回去了”。

    “连个负荆请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他又恢复了平时漫不经心的样子。

    苏应衡十分不客气:“给你也是浪费”。

    ------题外话------

    先更一章哈,么么哒(≧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