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187.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夏天容易上火,艾笙这天把后院种着的草药采了一些,准备晒干后给苏应衡泡水喝。

    让他看医生异常苦难,相比之下他更喜欢泡水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平时爱喝茶的缘故。

    忙到中午,苏应衡没空回来吃饭,艾笙独自吃了睡了个午觉醒来,已经快下午三点。

    忽然想起晚上要去江星敏的聚会,她便起床洗漱,换上一件系腰牛仔衫搭配粉色半裙。

    本来她就不是主角,不用打扮得那么华丽。简单大方就行了。

    刚把自己收拾好,苏应衡的短信就来了,特意嘱咐她不要打扮得太漂亮。

    “我不在旁边守着,家里的白菜被猪拱了怎么办”,他的理由十分正当。

    艾笙对此哭笑不得,发了一张自拍过去。

    他回:这一身在家穿给我看看就行了。

    艾笙才不理他,恐怕自己穿什么他都不满意。

    他的霸道性格十分难伺候。

    等艾笙守着自己熬了两个小时的汤大功告成之后,她才出门拦了一辆车去江星敏说的地址。

    江盛涛十分疼爱小女儿,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就送了她一套海景别墅。

    江星敏不喜欢有大人早场束手束脚,就把聚会办在了自己的地盘上。

    市区到海边的公路畅通无阻,把车窗打开,可以闻见淡淡的海腥味。

    两旁的路灯像流火一般飞快地往后涌去,整个人像一片风筝似的快要飞起来。

    不得不说江星敏的眼光不错。

    付了钱,艾笙提着一个纸袋下了车。

    本以为给女孩子住的地方会比较玲珑,可江星敏这里却很宽阔大气。

    一进大门,主道两旁就是翠绿欲滴的植物,植被很有层次,由低到高排列得十分整齐。

    庭院灯灯的造型十分复古雅致,一走进来就沉入了一个无垢的世界。

    还没进屋子,便听见别墅内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好像有人在拉小提琴曲,维瓦尔第的《四季》。

    循着声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身穿荷叶边衬衣搭配绿色皮质半身裙的女孩子端着酒杯出来了,她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酒,突然扫见不远处一位眉目灿然的年轻女子。

    江星敏扬起嘴角,跑到艾笙面前,仔细打量一圈,“哎呀,好久不见,你已经是位在水一方的美人了”。

    艾笙莞尔,“什么美人,小时候你可见过我缺牙漏风的样子”。

    江星敏把酒杯放到花台上,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艾笙,你身上有一股甜甜的香味,跟小时候一样”,一闻到就让人感觉安心。

    等江星敏松开手,艾笙正要把礼物递给她,江星遥就从屋内出来了。

    她今天穿了一身亮片紧身裙,身线包裹得极其妥帖。人一走动,就像无数星星在身上闪烁。

    “我还真当你不食人间烟火,结果还是要出来应酬”,江星遥走近后瞧了一眼礼物纸袋,“听说你过得挺艰难,没想到还送得起梵克雅宝的项链。别是从地摊上淘来的吧?”

    一想到荀艾笙那样不给自己面子,江星遥心里就憋闷得厉害。

    因为她的缺席,自己还受了父亲好一通责备。当下江星敏的聚会,荀艾笙倒是巴巴地来了,更衬得自己人缘差。

    江星遥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听她语气不善,艾笙的笑意也收敛起来,淡淡说道:“本来只是送个心意。难道星遥表姐平时收礼物还得专门到旗舰店鉴别真伪?”

    “你!”,江星遥气呼呼刚要发作,就被江星敏打断,“里面的小提琴怎么停了,我们进去看看”。

    然后一手拉一个,进了别墅。

    别墅内部的装修更是煜煜生辉,看得出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十几二十来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说笑喝酒,玩游戏,气氛十分热闹。

    这些同龄人个个穿着打扮时尚前卫,肯定都是世家子弟。

    可除了几个表姐妹,艾笙一个都不认识。

    “哥,怎么小提琴拉到一半停下了”,江星敏穿过人群,到了身穿燕尾服,将琴提在手里的哥哥面前。

    江嘉誉懊恼地说:“拉到一半,忘琴谱了”。

    江星敏笑骂,“你不就靠着小提琴这一招吸引女孩子么,现在连饭碗都丢了,看你以后还怎么狂蜂浪蝶”。

    江嘉誉在妹妹面前最没有架子,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那只能靠你帮我拉皮条”。

    底下笑成一片,立刻有人说他不地道:“坑妹的货!”

    又有人起哄,叫江嘉誉在全场最美的女孩子面前把他那套道貌岸然的燕尾服脱了。

    原来是他们打了赌,如果江嘉誉能不看谱拉完《四季》,每个参与赌注的女孩儿就给他一个香吻;否则他就得在宴会最美的女孩子面前当一次流氓,脱掉衣服。

    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值最爱玩闹的年纪,所以一个个起哄得不遗余力。

    “要我脱也行,先把最美的那个找出来啊”,江嘉誉的脾性像他父亲,过惯了鲜衣怒马的生活,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程锦青的弟弟程城也在,黑圆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最后定在了角落里低调清新的身影上。

    他像猎人寻到猎物一样兴奋,朝那边指了指,“喏,最美的那个”。

    江嘉誉定睛一看,竟然是艾笙。

    她穿着及踝的粉裙站在床边,手指若有若无地绕着鸡尾酒杯,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有一层莹亮的光泽。

    那漫不经心的表情,有一种眼睛才能捕捉到的香气。

    在女人堆里起伏如江嘉誉,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表妹堪称绝代。

    江星遥见满场男性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艾笙身上,便撇嘴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就知道靠那张脸勾引男人。说到底,也只是个杀人犯的女儿”。

    其他几个本就对艾笙淡淡嫉妒的女孩儿听了这话,立刻好奇起来,围着江星遥询问。

    江星遥再怎么刻薄也是世家出来的小姐,从小就被教导不能当长舌妇。

    她敛了敛表情,喝了口酒说没什么。

    几个女孩子讪讪地退开,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心里对艾笙的鄙薄。

    艾笙独自站在角落,心里想的是苏应衡有没有回家把自己熬的汤给喝掉。

    刚一抬头,就看见江嘉誉一脸为难地站在自己面前。

    “表哥……”,艾笙错愕地看着他。

    江嘉誉倒是一副坦然模样,两手一摊就说:“我打赌输了,得在最漂亮的女孩子面前脱衣服”。

    没想到他们这么能闹,艾笙有点猝不及防。她环顾一下周围,“那个,这儿的美女多的是,我怎么就莫名其妙当选了?”

    程城在旁边挑着眉笑道:“姑娘,作为嘉誉的表妹,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艾笙窘迫得脸颊发烧。自己表哥对着她脱衣服,真是尴尬。

    可那么多人等着看好戏,自己无论编出什么样的理由,他们都不会认可。

    眼见江嘉誉把礼服外套都脱了,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一道清越的男声:“谁说她是最美的那个?”

    半路杀出个搅局的,其他人纷纷扭过脖子去找始作俑者。

    一道挺拔俊逸的身影穿过人群缝隙,来到艾笙面前。

    竟然是段明屿。

    想想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他的头发剪短了一些,五官轮廓更为清晰亮眼。

    气质还是那么干净,一举一动却带着超出年龄的稳重。

    他徐徐而笑,可以击透少女的心脏。

    不过艾笙已经是个少妇了。虽然她不想其他女孩子,一看见段明屿就心脏狂跳,但仍旧感激他突如其来的解救。

    江嘉誉拍着段明屿肩膀,“怎么这时候才来,肯定又是老毛病犯了不喜欢聚会,等快要散伙的时候过来应个卯”。

    段明屿不置可否,淡笑道:“还没有迟到错过了好戏”。

    他这么一提醒,倒让江嘉誉想起来问:“你说我的最美女孩子在哪儿?,不是我自夸,比艾笙更美的女孩儿可凤毛麟角”。

    段明屿眼眸里漫起细碎的光芒。“她正靠在楼梯口呢”。

    众人眼睛往楼梯口寻觅,便看见一个充气娃娃正坐在楼梯台阶上。

    江嘉誉脸色立即变了,“你从哪儿找到这玩意儿?”

    段明屿故作惊讶,“你跟她认识么,反应这么大?”

    “不认识”,江嘉誉赶紧摇头,认下了就相当于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段明屿靠近,轻声对他说:“趁我现在不想戳穿你,赶紧毁尸灭迹”。

    江嘉誉咬牙,“算你狠”。

    段明屿朝他扬了扬手里的酒杯。

    江嘉誉黑着脸出去,叫下人把充气娃娃搬走。

    众人自然知道猜到充气娃娃是谁的,但顾忌江嘉誉的面子,谁都没有明言。

    只是刚开场的戏就此收场,观众们难免觉得虎头蛇尾,个个脸上都一副无趣的表情。

    “谢谢你”,等面前的人散得差不多,艾笙轻声对段明屿说道。

    段明屿余光凝视她的侧脸,“这有什么好谢的,江嘉誉脱光之后又不是只污染你一个人的眼睛”。

    艾笙喷笑,“他听到这话会原地爆炸”。

    段明屿扬起嘴角,眼睛里泛出夺目的神采,“那真是太棒了,可以和他的充气娃娃双双殉情”。

    ------题外话------

    更新来一发,还有么么哒=^_^=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