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160.让人脸红心跳的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虽然不关心娱乐圈的八卦,但耐不住身边有个一直想当娱乐记者的白雨萌。

    任东霖算是在一众小生当中难得有颜值有演技的鲜肉,每出一部电影都要狠狠地圈一次粉。

    再说他和冯岚的cp炒得沸沸扬扬,两边的粉丝更是一会儿盟友一会儿仇敌,闹得不可开交。

    打开微博,每个月他们两个都要上好几次头条。

    今天冯岚倒是不在场。任东霖旁边坐着的一个美艳女人倒是引起了艾笙的注意——和苏应衡拍摄《不败的烟火》中饰演他恋人江鱼薇的陆书洁。

    和苏应衡拍戏的时候,陆书洁才十八岁,现在她也将近而立,气质沉淀得越发端庄素雅。

    在这种环境下穿着也十分保守,不太爱说话,要不是她的长相实在出众,恐怕就要泯然众人了。

    坊间传闻陆书洁在演了《不败的烟火》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难从剧情中走出来,精神恍惚,在别人面前也以江鱼薇自称,媒体都说她入戏太深。

    这些年来,陆书洁一直摆脱不了这个魔咒,接的剧本全都和江鱼薇的人设相近。

    虽然戏路窄,但演同一类人总算炉火纯青,江鱼薇在演艺圈的知名度也不算小,一直在一线和二线间徘徊。

    “应悦,这位是你的朋友么,以前没见过,看着挺面生”,沉默良久的陆书洁忽然开口,她说话柔柔弱弱,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惆怅。

    典型的林妹妹。

    前段时间陆书洁偶遇赵从雪,两人因为苏应衡不对付,但那天赵从雪却忽然走到她身边搭讪。

    “你在迷宫里走了这么多年,也该出来了。苏应衡不是你的于子良,他爱的也不是你。现在他已有佳人在侧,哪会把你放在眼里?”

    陆书洁当时整个人怔在当场。她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二十来岁的苏应衡鲜衣怒马地朝自己微笑的样子。

    那是一个她永远不愿醒来的美梦。

    赵从雪的话就像戳破气球的一根针,直直地扎进陆书洁心里。

    失去记忆中的“于子良”的恐慌让她寝食难安。

    现在突然闯入包房里,胆敢躲下苏应悦酒杯的鲜嫩女孩子一出现,这种恐慌达到了顶峰。

    苏应悦揉着太阳穴,说话含糊:“她哪儿是我的朋友,简直就是克星”。

    “我是克星你还打电话给我干嘛”,艾笙总觉得她和那个姜姜贴得太近不合适,便请那位鲜肉让让,挤到她旁边。

    艾笙给她倒了杯白水,让她漱漱口,扫了一眼桌上的空酒瓶嘟哝道:“这到底喝了多少?”

    苏应悦喝了水之后深喘了几口气,总算清醒了不少。

    她对旁边一个穿着时尚,干练漂亮的女人说:“lily,你刚才非要吵着让我叫人来凑数,现在倒好,叫了个管家婆来。我看这些酒自己无福消受了,真可惜……”

    的确可惜。她和段明商吵架之后,把他酒窖里的宝贝陈酿全都搬了出来,呼朋唤友,全喝个精光。

    恐怕他们这一晚喝下肚的酒价值不低于六位数。

    段明商肯定会气得吐血。苏应悦想想就觉得开心。

    lily是国际知名时尚杂志的总编,瞄了一眼苏应悦旁边的年轻女孩儿,只见她眸光清冽,容貌妍丽,但又并不像平时在摄影棚里常见的那些漂亮模特浑身充满侵略性。

    她的美是润物细无声。

    lily见惯了美人,也觉得眼前一亮,跟苏应悦笑道:“这么一个桃花照眼的美人被你口口声声地叫做管家婆。你要是不稀罕就请她到我那里去当模特”。

    苏应悦赶紧摆手,直言道:“我都是瞎子摸河才能叫她出来一次。虽然你们杂志影响力在时尚圈里影响力强悍,但估计还不能请动她”。

    众人都是一惊,诧异地把目光集中在艾笙身上。

    按理在场人都在上层交际不断,可并未听说过这女孩子有多么深厚的背景。

    可能让无法无天的苏应悦都要退避三舍的人,肯定来头不小。

    众人心里猜测纷纷,只有陆书洁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苏应悦的话,恰好印证了赵从雪对自己的警告。

    任东霖打趣道:“这位美女到底何方神圣啊?你这么藏着掖着的,不是让人心脏过敏,直犯痒吗?”

    艾笙也不怯场,朝众人笑道:“我就是一普通人,总不能张口就编我是比尔盖茨的女儿吧?”

    她大大方方的性格十分讨喜。

    任东霖给她倒了杯酒,“看你这么年轻,得叫我一声叔吧?”

    lily指着他笑骂,“就知道占人便宜。把自己说老了有什么好,你可是走偶像路线的,岁数一到就过气”。

    任东霖也不恼,“你们杂志还知道每季换一主题呢,我年纪大了就不能从偶像改成帅大叔的路线?”

    苏应悦插话道:“她已经有主了,你没戏。不仅没戏,龙套都跑不上”。

    任东霖被她激起几分血性,打量艾笙的眼神深了几分,笑容也让人琢磨不透。

    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道:“那不如试试?”

    艾笙一边应对着其他人好奇的问话,一边还得不住的盯防苏应悦喝酒,简直心力交瘁。

    幸好任东霖及时发挥了绅士风度,帮着挡了不少酒,否则苏应悦身边不久就要多出一个醉鬼。

    直到艾笙接到段明屿的电话,她才有机会从包间里出去松口气。

    “艾笙,我嫂子联系过你没有?”,段明屿语气着急地问道。

    “我和她正在一起呢,她喝多了,又不愿意回家,劝了她好久”,艾笙浑身解数都用遍了,拿那位大小姐束手无策。

    段明屿明显松了口气,“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哥都快急疯了,又不能惊动家里人,正到处找她呢”。

    艾笙很难想象性格板正稳重的段明商急疯了的样子。

    夫妻间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挂断电话之后,艾笙很快把地址发给段明屿。

    艾笙回到包房,那个姜姜又坐到苏应悦旁边去了,不知道说什么笑话了,把她逗得前俯后仰。

    可艾笙并不觉得苏应悦情绪有多高。

    苏应悦看到艾笙,拍了拍自己另一边的沙发。

    艾笙坐过去后,苏应悦凑到她耳边,大着舌头问:“我哥打电话查岗?他还是那样,小时候我妈妈有事出门,晚上七点没回家他就要连环夺命call”。

    原来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没有安全感。

    艾笙怔愣间,苏应悦半醉半醒地感慨道:“真羡慕你。我哥是那种一根筋的人,他认定的人和事,天打雷劈都不会放手”。

    不愧是兄妹,对彼此的了解这么透彻。

    艾笙正想再劝她,包房的门忽然被人大力踢开了。

    段明商一身寒气地站在门口,本来就冷峻的五官更冻得人心脏发颤。

    他直直地看向艾笙身边的苏应悦,目光锐利得能致命。

    唱歌和玩儿骰子的人被人点了穴道似的,表情被冻住了。

    立体音响里不断蹦出快节奏的音符,一下下和心跳共鸣。

    只有苏应悦全然不觉自己的处境多么微妙,她哈哈笑了两声,对身旁的姜姜说:“这下热闹了,连段家的大公子都跑到我场子里来。不过我们这儿都是男人陪女人,他走错地儿了吧?”

    段明商的目光徐徐从姜姜脸上扫过,面色阴森得仿佛要杀人灭口。

    姜姜干笑着,一言不发。

    段明商穿过包房,越近气息越凛冽。他到了苏应悦面前一句话都没有,直接把人扛在肩上,脚步飞快地往外走。

    其他人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人影已经闪出门。

    艾笙把苏应悦的东西收到包里装好,便要起身告辞。

    任东霖立刻站起来说:“我送你吧”。

    艾笙和他并不熟,笑着婉拒,“不用了,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谢谢你的好意”。

    lily也有点醉了,对艾笙道:“想要拍杂志封面就跟我说一声,绝对给你配个风华绝代的男人”。

    任东霖首先报名,“你说的可不就是我么!”

    lily笑着踹了他一脚。

    艾笙辞别众人,这才出了门。感觉外面的空气比里面好无数倍。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刚才吵吵闹闹还不觉得,现在困意一股脑地涌上来,真想倒头大睡。

    回到苏宅,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进了卧室,连灯都没开,她便直奔床铺而去。

    艾笙倒在床上,心里跟自己说,躺五分钟就起来。

    可她一沾床就睡了过去,在失去意识前一秒,总觉得今晚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还来不及细想,已经彻底滑入黑甜。

    艾笙做了个让人脸红心跳的梦。

    苏应衡从日本回来了,来不及进屋就把他拉进橘子树丛里,将她抵在树干上剥光。

    他的鼻息很重,修长有力的手指一颗颗地解着衬衫纽扣,无一丝赘肉的胸膛被四合的暮色霞光镀上了一层金边。

    苏应衡冲她笑得邪肆娟狂,挽起她的双腿,大开大合地动了起来……

    艾笙觉得身上很热,很沉。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身上真的压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唔”,她刚要张嘴惊呼,男人的舌头溜了进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