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148.恐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苏应悦诧异了一会儿,见他眼里的担忧都快盛装不了,立刻要涌出来似的,立刻说:“她从扶梯上一起滚下来,头被磕破了,医生说是脑震荡”。

    确定艾笙没有生命危险,苏应衡整颗心从高空坠落,“她醒了吗?”

    “还没有”,苏应悦答道,“医生说可能要再过一会儿”。

    苏应衡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艾笙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眼睛紧闭,面色苍白,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

    从领口处可见的突出锁骨,使她看起来更加病弱。

    各种仪器记录着她的生命轨迹,“嘀嘀”地,像打在心脏上的鼓点。

    苏应衡捧着她的手,就像捧着一件稀世的瓷器。

    刚刚接到蔡阿姨的电话,他真是害怕了,不,甚至是恐惧。

    这种感觉第一次出现还是很多年前,他在凌晨三点起床喝水,发现母亲自杀后已经冷掉的尸体。

    一路上他脑子里反复蹦出一个问题:如果艾笙真出了事,自己该怎么办?

    不过万幸,此刻她呼吸均匀地躺在面前。苏应衡伸手摸了摸她脖子上有力跳动的动脉,嘴角上挂出一抹劫后余生的笑意。

    艾笙动了一下,因为脖子一侧忽然感受到一阵凉意。

    她脑袋里面很疼,有股神经突突地跳着,让人有作呕的冲动。

    鼻息重起来。她缠着眼皮睁开眼睛,光线一下子朝她涌来,眉头本能地皱起来。

    她看到一张凑近的俊脸,这人长得可真好看,眉毛的形状真俊气;眼睛也很漂亮,眼眸清亮浓黑,气势卓然。

    只是他的眉头拢得可真紧,面前有一道生死攸关的坎儿似的。

    艾笙脑袋里一片空白,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抚摸他的眉宇,想把那里抚平。

    “艾笙”,苏应衡把她的手拿下来贴在自己侧脸上,哑着嗓子唤她。

    她看着自己时,神情里的陌生叫他不安。

    艾笙顿住了,这声音怎么这样熟悉。每一个语调钻进耳朵里,都能引起心脏的共鸣。

    记忆一霎那涌进脑子里,艾笙笑了笑:“你干嘛这副模样,我没事,只是头有点晕”。

    她可不敢说自己差一点记不起他是谁,他肯定会生气。

    艾笙顿了一下,立刻想起今天的事情,赶紧抓住苏应衡的手腕,“郁灵安怎么样了?孩子呢?”

    见她急得仰起身体,苏应衡抚着她的脊背,让她放松,“别着急,她会没事的”。

    艾笙脑海里再次浮现惊心动魄的一幕。郁灵安因为她的跌倒,大着肚子往下颠去,她身上全都是血。

    自己健康年轻,滚下来后昏迷过去,更何况郁灵安是个孕妇呢?

    她肚子里装着的可是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这么眼睁睁地化作一摊血水,没了……没了……

    艾笙怔怔地出神,脸色更加苍白,单薄的肩膀瑟瑟发抖。

    苏应衡看她失落落魄的样子,心都快疼碎了。慢慢将她揽在怀里:“艾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关你的事”。

    眼泪夺眶而出,艾笙哽咽道:“怎么不关我的事?如果不是身后的人推我,我没有扑到郁灵安的身上,她就不会流产!”

    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把主意打到艾笙身上。苏应衡恨得咬牙切齿!

    他安慰道:“你不要多想。这件事交给我,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养病”。

    艾笙心里愧疚自责,哪里听得进去。脑袋里的神经一抽抽地疼,她抱住头,喘不过气来。

    “艾笙!”,苏应衡急忙让她躺下,按了铃叫医生过来。

    瑞信旗下的医院,对苏家人自然不敢懈怠。

    医生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刚刚还好好的,忽然就疼得受不了”,苏应衡手足无措地站在床边,发现自己即使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为她减轻丝毫疼痛。

    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甚至引出几分自厌的情绪。

    医生查看一翻,一边在病历上记录,一边解释道:“荀小姐刚刚醒过来,情绪不能太激动”。

    苏应悦本来在外面等夫妻两个叙完话,结果一大群医生风风火火地涌进病房,没一会儿就把偌大的房间挤满了。

    听医生说没什么大碍,苏应悦松气之余,又不无感慨地想,自家大哥在瑞信的号召力也太强了吧,比起父亲苏烨的怀柔宽容,他简直强硬到只手遮天。

    医生给艾笙的药里加了镇定剂,待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才鱼贯而出。

    苏应衡把艾笙的被角掖了又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的脸,生怕她化作泡沫飘走一样。

    苏应悦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出去说话。

    兄妹俩到了走廊拐角,苏应悦开口说:“刚才蔡阿姨打了电话过来,说郁灵安已经做完手术,转进了icu,情况不大乐观”。

    “她不会有事的”,苏应衡断言道,比郁灵安的主治医生还笃定。

    苏应悦不解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苏应衡冷笑着没答。她牺牲了这么多,真死了多划不来。

    “蔡阿姨叫你过去一趟”。

    苏应衡点了点头,可没有即可动身去往重症楼层。

    直到岳南山带着人过来,把艾笙的病房护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才去和蔡阿姨汇合。

    一到郁灵安病房门口,就看见一对头发花白的夫妻抱在一起垂泪。

    这两位苏应衡认识,是郁灵安的父母。

    蔡阿姨在旁边温声劝说:“亲家母,您可别再哭了,一会儿灵安醒了您却病倒,不是让她更难过吗?”

    郁灵安的父亲是高中的教导主任,现下已经退休,温文尔雅;倒是郁灵安的母亲光看面相就知不好糊弄,她垂着心口哭诉道:“好好的孩子,突然生死未卜,可教我们怎么受得了?”

    郁母抽噎了一下,又哭道:“她年纪轻轻就没了丈夫,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现在孩子也没了,让她以后的路怎么走?”

    蔡阿姨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温言道:“灵安永远是苏家的媳妇儿,家里绝不会亏待她”。

    郁母要的就是这句话,她点点头,泪眼朦胧地说:“到底是谁把我女儿推倒的,明知道她是孕妇,还毛手毛脚。老首长一定要给灵安做主啊!”

    苏应衡冷眼旁观,终于知道郁灵安的心计算计打哪儿来了,原来都是承自郁母的基因。

    趁着苏家对其怜悯同情,该要的绝不手软。

    手机突然在裤袋里震了一下,苏应衡拿出来一看,是周振海的短信:苏先生,我已说服念先将遗产的事轻拿轻放。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但想用一颗诚信为您鞍前马后,成为您的左膀右臂。

    眼睛把最后一个字消化掉,苏应衡挑了挑嘴角。

    周振海表面是投诚,其实是在和他谈交易。

    他苏应衡的左膀右臂,哪个不是在瑞信集团里权柄在握,身居高位?

    周振海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堵上宋念先的嘴,但你得许我大好前程。

    苏应衡收好手机,抬眼看着玻璃房内插着各种管子的郁灵安,觉得无比讽刺。

    蔡阿姨走到苏应衡身边,示意他跟自己走。

    医院走廊尽头有一个小咖啡馆,坐下之后,蔡阿姨愁眉苦脸地说:“今天的事怪我大意了。艾笙之前还专门打过电话来,让我叮嘱灵安早一点回家。我一时失察,结果把局面弄得这样难以挽回”。

    苏应衡宽慰道:“她又不是小孩子,您哪能时时刻刻都盯着?不关您的事,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

    蔡阿姨垮着嘴角叹气,眼角的皱纹深了几分,“话是这么说。可预产期都这么近了,眼看孩子就要出生,到头来艾笙和灵安都在医院躺着,怎么让人不难受?”

    苏应衡喝了一口红茶,等触到温热的白瓷茶杯,才察觉自己的手是凉的。

    他一直很冷静,“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艾笙跟我说,有人故意在她背后推了一把”。

    蔡阿姨思索着点头,“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事。戴澜去现场看了看,也调了监控录像,可镜头恰好被两个保镖挡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艾笙被人推倒的场景”。

    “随行的保镖呢?”,苏应衡沉声问道。

    蔡阿姨忧心忡忡地说:“不见了”。

    现在监控录像被挡,保镖失踪,便不能证明艾笙无辜。要是郁灵安醒过来,一口咬定是艾笙故意,事情还真有些麻烦。

    苏应衡指节漫不经心地在原木桌上轻扣着,忽然笑了,自言自语地咕囔:“糊弄谁呢!”

    “什么?”,蔡阿姨奇怪地看着他。

    苏应衡敛了笑意,“没什么”。

    “你还真是心宽,这时候还笑得出来”,蔡阿姨嗔道。

    苏应衡摆了摆手,“我跟你想的不是一回事儿”。

    当天晚上,郁灵安醒了过来。恢复意识之后她情绪起伏很大,一直在哭。谁都劝不住。

    第二天郁灵安脱离生命危险后,变转入了普通病房。

    只是她面色惨白的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眼神空洞得像行尸走肉。

    郁母流着眼泪在病床边劝说:“身体是自己的,你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乖女,听妈的话,吃一点,啊?”

    郁灵安哭肿的眼睛朝向一夜未眠的母亲,她抖着嘴唇,声音沙哑地喃喃道:“妈,她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荀艾笙,她为什么和我的孩子过不去?”

    ------题外话------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三更,每章三千字,差不多也是接近万更啦。文文上架,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鼓励,爱你们,么么哒(* ̄3)(ε ̄*)

    对了,顺便求一下月票哦,如果大家有票票,请不要大意地投给香香吧,谢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