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074.真这么舍不得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五发子弹打完,艾笙放下枪,正要往回走,旁边的警卫员就出声让她等一下。

    没一会儿,苏承源就带着苏应衡下来,前者一身军装,有气壮山河之势。可即使这样,长者后面的苏应衡也没有被夺去半分光彩,他一派空阔光明,俊迈的身姿令江山遍惊。

    只这么一会儿,艾笙看着他又一次出神了。等听见更近一些的脚步声,她才含蓄地垂眸,抬手擦了擦额上的薄汗。

    苏承源过来问她:“这枪使得还趁手?”

    闯过一关,艾笙心境更加放松。但在人前丝毫没有得了成绩就一惊一乍的样子,“后坐力挺大,再打下去我肯定会手抖”。

    苏承源点了点头,这话倒是不藏私。

    “虽然你的枪法也算不错,但我苏家人可不止不错而已。就是应悦当年在军营里训练,也是受过嘉奖的”,苏承源碾着手指,在艾笙看来,他指尖仿佛攥着自己的小命。

    这双苍老有力的大手,主宰着自己婚姻的去留。她的呼吸一紧,惊诧警惕地看着对方。

    艾笙长而卷翘的睫毛翩跹抖动着,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苏应衡心有不忍,笑着说:“别紧张,爷爷跟你开玩笑呢”。

    苏承源抱着手臂,身上的军装在光线下有一种飞扬的光泽,他脸上也染着肃穆豪迈的样子,说出的话却不太留情面,“我像开玩笑的人么?”

    想想也是,他以前在军营里一出口就是军令如山,自然一言九鼎。

    艾笙心里突然觉得不祥,抿着嘴唇,发了汗的身体被风一吹,冷意钻进毛孔里面。

    “爷爷,您对艾笙的表现不满意?”,苏应衡沉着脸,嘴角一抹冷笑。

    苏承源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怎么着,我不满意你还能撇开我这个爷爷,再不回家里的宅子?胳膊肘往外拐,你整颗心还在自己胸腔里装着么!”

    苏应衡像被人戳到了软肋,脸色一变,“男人都管自己太太叫内子,我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

    苏承源知道自己孙子的性格,光看表面温和守礼,但别人要想拿捏他,一伸手便摸到他骨头里都是刺。

    一不小心谁都是千疮百孔。

    于是摆摆手不跟他废话,转而对艾笙道:“小姑娘,你这枪法的确不错,看得出来,你的汗水也没少流。但是不是白流,就要看看下一关你敢不敢应战”。

    艾笙将目光从苏应衡身上收回来,正色道:“您说”。

    苏承源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让警卫员将靶纸挪近,拉着苏应衡过去,将他的后脑勺贴到纸上,头颅上方,恰好是靶纸的圆心。

    他对不远处的艾笙问道:“你敢开枪吗?”,看着女孩子的脸色渐渐变白,他抛出诱饵,“我也不要求你打十环,只要这一枪不脱靶,你们两个的婚事,我不再多言”。

    苏承源命令孙子别动,然后走过去,把枪塞进艾笙手里,说话是在军营里练就的快语速,“拿着。这么近的距离,虽然应横的头部占了下半张靶纸,但你仍然有很大的发挥余地。这一枪,决定了你们婚姻的生死”。

    艾笙气得手都在发抖,“但这一枪也可能决定你孙子的生死!”

    苏承源笑了笑,“所以啊,决定权在你”,说着他两手卡在腰际,眯了眯眼睛,“我要是你,就什么都不想,嘭一声开枪,将苏家少奶奶的位置收入囊中”。

    女孩子眼睛里两簇火苗越烧越旺,脸上涨得通红,“他和你一个姓!可万一我打偏了呢?你这是在拿他的生命开玩笑!”

    她越说越愤怒,单薄的肩膀瑟瑟发抖。

    顿了顿,一股酸意顶上鼻腔,苦涩的滋味熏得她眼眶通红,两捧热泪含在眼眸周围,一层晶莹的亮光在里面闪烁。

    艾笙喉咙梗得发疼,把枪往地上一扔,用尽全身力气才将酝酿好的话说出来,“好!我和他离婚!不会拿走苏家一针一线!”,她甚至不敢再看苏应衡一眼,转身大步往靶场出口走去。

    “艾笙!”,她听见苏应衡在身后喊自己的名字,却不敢停下来,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崩溃。

    可他腿长,很快追上来,从后面一把将他揽在怀里。

    艾笙脚陷在原地,挪不动了,眼泪嗒嗒地滴在他的手背上。

    苏应衡贴在她耳边轻声说:“爷爷逗你的,怎么这么好骗”。

    艾笙此刻最受不了他的温言细语,转身靠近他怀里,大声啜泣。

    苏应衡抱紧她,侧脸在她发间蹭了蹭,“真这么舍不得我?”

    说完垂眸一看,怀里的人象牙白玉般小巧的耳朵红得血涌。

    低沉的笑声从他滚动的喉间溢出来,艾笙感受着他胸膛的轻颤,像琴弦规律整齐地在里面拨动。

    她的抽泣声慢慢变小,只一个怀抱,就被他安抚住了。

    苏应衡将两人的距离拉远一些,指尖快而轻地擦掉她脸上的眼泪,叹气道:“我是那种对别人言听计从的人么,老爷子也不会那么没分寸。不过是我们都料到你不会开枪。被吓到了?”

    艾笙老实点头,“有一点”,一想到自己刚刚的场景,就手脚发软。

    “你练枪有一段时间,那么近的距离,不脱靶一点都不难”。

    艾笙一脸认真,“但我却不敢拿你开玩笑。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你好好站在我面前更重要”。

    “这些东西里也包括我们的婚姻?”

    艾笙眼睛里又泛起水光,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嗯”。

    苏应衡的目光徐徐从她细致的五官扫过,心里一股热流,似乎要一霎间喷涌出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九老板的文,《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十八岁之前,她是落魄的弃女,无权无势,只能低调做人。

    十八岁之后,她是陆家二小姐,美得惊心动魄,行事张扬放肆。

    放肆到第一次见到厉先生,她就睡了他!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帝都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婚前,陆清欢不仅睡了厉先生,还大胆的想要用枕头捂死他。

    婚后,陆清欢继续睡了厉先生,可每一次滚床单,厉先生会让她几天都下不了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