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047.不正经的治疗失眠方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这段日子忙得脚不沾地,学校医院各处奔波,心里总是绷着一根弦,像是身后有谁在追赶,所以脚步匆匆。

    这周专家已经对父亲会诊完毕,方一白把她叫到办公室。艾笙跟在他身后,手心一直冒汗。

    “胃癌已经到了晚期”,方一白扶了扶眼镜,声线沉稳地说道。

    即使不断地做心理建设,艾笙还是险些被这个噩耗击倒,手撑在办公桌上,满办公室的白在眼前晃来晃去。

    方一白给她倒了杯水,艾笙伸出僵硬的手接过来,“谢谢”,她接过来,魂不守舍。

    “但庆幸的是,癌细胞并没有出现转移现象。建议尽快手术”,方一白看着女孩子苍白的脸色,语调缓缓说道。

    “嗯”,艾笙麻木地点了点头。她渴极了似的,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眼睛里的雾霭淡去,明亮的光芒从里面迸发出来。“这段时间我父亲就拜托方教授了”。

    “哪里,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

    艾笙回到病房,荀智渊已经从昏睡当中醒来,他混浊的眼睛藏在四周松弛的皱纹里,看见女儿进来,目光把她迎到跟前。

    他笑得很费力,只是完成了挑起嘴角的动作而已,麻木到毫无欢喜。

    “艾笙,要是太忙就不要往这儿跑了,你还要上学,太累了”,荀智渊声音虚弱地说道,嘴唇没有一丝血色。

    “怎么会”,艾笙笑了笑,要去拉住他的手,却被父亲躲开了。她愣了一下,默默又把手收回来。

    荀智渊痛苦地闭了闭眼睛,“别整天费心思了,我本来就该下地狱”。

    艾笙不想听这个,“未来比过去更重要。以前的事情已经翻篇了”。她呼吸重起来,指尖开始发抖。

    荀智渊把侧脸埋进枕头里,眼睛里的混浊不断分解成泪光,“我知道自己这么说很自私,但苟延残喘这么多年,已经足够了”。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觉得死了就可以赎罪。既然活着比死掉更痛苦,那为什么不让报应来得更尖锐一点?”,艾笙面无表情地说道,“爸,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你,所以——”

    艾笙喉咙梗得发疼,“所以请你不要让我看起来像个傻瓜”。

    荀智渊垂着眼皮,女儿高挑倔强的身影随光线一起涌进眼眸当中,他嘴唇抖了抖才发出声音,“那就顺其自然吧”。

    艾笙绷紧的脊背慢慢松散下来,她上前去,给父亲掖好被角,轻声说了句“晚安”,走到门口把大灯关掉,退到外间去。

    护工晚上就在外间的沙发上睡,艾笙冲他点了点头,出了病房。

    走廊上静悄悄的,一点风也没有。整个医院就像密不透风的容器,给人憋闷的感觉。

    刚进电梯,苏应衡就打电话说:“我在外面等你,吃饭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艾笙听到他的声音,眼泪一下子就滚出眼眶,她吸了吸鼻子,闷声道:“嗯,我马上就下去”。

    苏应衡感觉敏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最后轻声说:“别哭了”,过了会儿又觉得这话不恰当,改口道,“算了,要哭就痛快哭吧,反正是女人的特权”。

    艾笙脸上还挂着眼泪,突然笑起来。

    苏应衡低声说,“本来还想把肩膀借给你,现在看来用不着了”。

    艾笙已经出了医院大门,看到街边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汽车,有些眼熟,猜想就是苏应衡的车。

    刚走朝着那个方向走了没两步,还未挂断的手机里传出男人沉稳的嗓音,“走那么快干嘛,我在你身后”。

    艾笙立刻停下脚步,看见苏应衡举着手机背靠在医院墙壁,他大步走上来,说:“目不斜视的习惯差点让你错过我”。

    说完又皱着眉头,抬着她的下巴在灯光下认真地探究她发红的眼眶。

    两人的呼吸很近,他身上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高大的身影一俯下来立刻把人衬得渺小,压迫感随之而来。

    艾笙心跳声重得真怕他会听见,被他嘲笑。

    “你父亲身体如何?”,他垂下手,表情变得严肃。

    艾笙低着眉眼,“还好”,两只手插在针织衫衣兜里,“不管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小,我也会盲目相信他能挺过这一关”。

    她眼睛里淌着淡淡的坚定,比不远处的霓虹还要耀眼。

    苏应衡忍不住伸出手,指尖轻轻拂了拂她的眼皮。

    一路上艾笙那只被他触碰过的眼皮一直跳,不知道是偶然发作或者自己身体真对他特别敏感。

    于是心里浮起小小的羞耻感,和他坐在车里,距离很近,但不敢看着他。

    两人一路沉默着,车子停在苏宅的庭院里。

    下了车艾笙率先往屋子里走,噔噔噔地上楼。

    想想明天又是不间断的忙碌,便立刻洗澡上床睡觉。

    等她熄了灯,走廊上的灯光亮起来钻进门缝,接着就是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上楼了。

    她竟然开始无聊地数他走了多少步,直到完全听不见。

    虽然非常需要睡眠,但艾笙睡得并不好。她做了个噩梦,梦见父亲插着各种管子躺在手术台上,全副武装的医生围在四周,没一会儿,心脏测量仪上那条高低起伏的波浪线突然拉直了。

    她满头大汗地被惊醒,四肢都在发抖。

    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半,苏应衡的魔咒时段。

    开门出去,书房里的灯还亮着,艾笙静悄悄地过去,苏应衡正在里面和人视频,一口纯正美式英语低磁地流动。

    艾笙用做六级听力的态度凝神听着,内容似乎和她父亲的病情有关。

    没一会儿,房间里的声音停止了,她才静静走进去。

    苏应衡抬眼扫了一下她脚上,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加不好看,起身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责备道:“大晚上连鞋都不知道穿?”

    艾笙咕哝道:“四周都铺着地毯呢,又不凉”。

    看她缩着脖子,生怕自己发火的模样,苏应衡抿紧嘴唇,把她送回房间。

    “我睡不着”,她坐在床边,目光有点可怜,“有安眠药吗?”

    他目光骤然阴沉,“没有”。

    “那可以喝酒吗?”

    “以我的经验,酒精没有治愈失眠的作用”。

    艾笙从枕头边上拿起手机,“那我搜一下怎么样能对症下药”。

    关于失眠的帖子很多,她随便点开一个,表情变得怪异。

    一旁的苏应衡问道:“上面怎么说?”,然后便探过身去,屏幕上的光芒把他俊气的五官照得清晰柔和。

    扫过一行行的发言,上面全是网友们身体力行得出的结论:失眠什么的,来一炮就解决了。

    ------题外话------

    pk期间摆脱大家不要养文啊~听见香香热烈的呼喊没有:宝贝们赶紧到我碗里来!

    此作者软萌可期,调戏暖床变身小火炉均可,吼,大家赶紧收藏起来吧!吧唧,亲一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