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040.赌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灯盏香客 书名:豪门盛宠之暖婚霸爱
    艾笙自从荀智安找过她以后,心里总是闷闷地。

    苏应衡见她吃饭的时候都走神,便问:“怎么了?”

    她低头用筷子戳了戳米饭,“我二叔来找过我”。

    不用问苏应衡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既然坐不住了,那他有什么诚意?”,不过看他的大小姐一脸不快,他也没对那家人抱多大希望。

    艾笙果然摇了摇头,有点失望地说:“他哪怕会提一句会把画买回去还给我呢?”

    苏应衡眉宇舒展,目光平静得如同一个先知,只是整个人刹那冷寂下来,“那么,你也不必留什么情面了”。

    “可是……可我真没想过要让范清慧坐牢。这些年我爸在里面过得如何,我一清二楚。不管怎么样,当初也是二叔收留我。我把她告上法庭,也只是想拿回我妈妈的画而已”,艾笙不想便宜范清慧,但如果放他们一马能还清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她宁愿彻底与那一家人撇清关系。

    他们两个在饭桌上的距离没变,但苏应衡的目光却无限迫近,他嗓音清冷地说:“他们不会对你心存感恩”。

    “我知道,但这是最后一次,欠他们的我还了。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

    苏应衡凝视了她一会儿,问道:“你对仇人都这么宽容么?”

    “下一次范清慧再惹我,你就会说我心狠手辣了”,艾笙故意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来。

    苏应衡给她盛了一碗汤,“演技有待提高”。

    吃了饭,两人便出去散布。这种活动以前苏应衡独居的时候基本没有,他总是怕被人认出来,出个门麻烦得要命。

    换了一身休闲装束,他带上一顶样式简单鸭舌帽才和艾笙出去。

    在路上有人多看两眼,苏应衡还没来得及把帽檐拉低,艾笙就先把他挡住了。他见了就在艾笙耳边低低地笑:“傻瓜,你比我矮这么多,挡不到脸的”。

    被嫌弃了的艾笙因为钻进耳洞里湿热的气息全身都僵住了,她脸上立刻熟透,垂着颈好久都没有抬头。

    苏应衡见她不动,便拉住她的手,“真是呆,走丢了怎么办”。

    他很久没有在公众场合闲庭信步,所以走得很慢,第一次见到繁华的霓虹似的,驻足良久。

    特别是看见公园里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他当了很久的观众。

    艾笙陪着他,丝毫没有不耐烦。他是个孤单的人,大概会喜欢这种热闹平凡的场景。但又永远融不进去,像和平常人生活在两种介质里。

    “等你老了,也到这里来跳舞吧,一定能吸引很多半老徐娘”,艾笙促狭地说。

    可苏应衡却淡笑着摇了摇头,喃喃地说:“我已经老了”。

    “你才三十一岁而已”。

    “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到第二天就忘掉昨晚偶遇的美女长什么样子,却把年轻时候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就是人老了的时候”。

    艾笙有点担心地看着他,“那你会明天会忘掉我吗?”

    苏应衡顿了一下,大笑起来,“大小姐,你是想提示我,你也是个美女吗?”

    艾笙跺脚,“我哪儿是这个意思?”

    苏应衡环住她的脖子往自己身前带,“乖,不要生气。我们艾笙美到让人记一辈子”。

    艾笙脸又忍不住红了,嘴角往上翘的弧度压都压不住,她低头看两人的影子,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

    等苏应衡松开她,影子也分开了,她心里便有一股难言的失落。

    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到了中途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春雨,雨声沙沙地响,四处行人都把手里的东西遮挡在头顶,在路上飞奔。

    公园离家里并不远,苏应衡把自己外面穿的深色夹克脱下来,罩在艾笙头顶。

    艾笙急得不行,“你快穿上,会感冒的!”

    苏应衡不甚在意地说:“以前忙到连生病都不敢,生病了正好光明正大翘班”。

    他说得风光霁月,但艾笙心里却细细秘密地疼起来,她把那件夹克塞进苏应衡手里,大声冲他喊了一句:“我说过了,不要你生病!”

    然后转身往别墅区的方向跑去,将还未回过神来的苏应衡留在原地。

    这是艾笙第一次同他赌气,她回到家里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很幼稚矫情。

    但她就是受不了苏应衡不把身体当一回事。门一响,稳重的脚步声进来了。

    艾笙去浴室拿了一张干浴巾,回到客厅,把浴巾覆在苏应衡头顶,声音闷闷地说:“身上湿了,擦一擦吧”。

    苏应衡没动,眼睛被外面的雨水洗得透亮,看着她,嗓子有点哑,“刚刚为什么要生气?”

    艾笙心里五味陈杂,面上浮起懊恼之色,“没什么”。

    “因为害怕我生病,所以不高兴?”,他追问道。

    艾笙不满地说:“你生病的话,难道只有你一个人难受么?”

    苏应衡站起身来,把她按在怀里,就像一个冻僵的人在汲取温暖一样扣住她,语气却沉得有些危险:“你才多大点儿,就来担心我,嗯?”

    艾笙感觉他的手臂就像两条铁链一般锁住自己,这个拥抱无关感情,更像在发泄。

    “我是你的亲人,为什么不能担心你!”,艾笙也到了发怒的边缘。

    苏应衡手臂上的力道渐渐散了,他的下颌在艾笙头顶蹭了蹭,闭了闭眼睛,他哑声说:“大小姐,你真是……”,温暖到让人丧失推开的力气。

    两人莫名其妙地生气,又莫名其妙地和解。

    互道了晚安,然后回了各自房间。

    在睡觉前,艾笙在手机上设了闹钟。凌晨三点,枕头下的手机准时震动起来。

    艾笙是那种做了决定,就要坚决实行的人。即使睡意再浓,她也没有留恋被窝,下床穿鞋。

    只是今晚有些奇怪,她在花厅等了很久,也没听到隔壁有什么响动。

    他难道已经脱离三点钟的魔咒,一觉睡到天亮了吗?

    艾笙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十来年,不会一朝一夕改变。这么一否定,她心里忽地有些担心。

    又等了十来分钟,她坐不住了,到了苏应衡卧室门口,“叔?”,艾笙轻轻叫道。

    回应她的是一阵咳嗽,艾笙不再犹豫,打开门进去,走廊上昏黄的灯光凝固到了室内地毯上。

    “艾笙,你怎么起来了?”,苏应衡声音沙哑地问。

    艾笙大步走到床边,按亮台灯,看到他眼睛里毫无睡意,脸上微微泛着潮红。

    她把手掌贴到他额头,不太感觉得出来。又俯身上去,与他额头相贴,“有点低烧”,她得出结论。

    “像这种时候,暴饮暴食很快就能好”,苏应衡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说完了就被艾笙瞪了好一会儿。

    伸手用掌心罩住她的眼睛。他只觉得有趣,在进入瑞信后,他积威日甚,还以为敢反对自己人早已在世界上消失。结果这个女孩子就冒出来了。

    “艾笙,你对我好凶”,他语气却一点没有害怕委屈。反而掌心底下的睫毛一下下地眨动,痒到有一点想笑。

    “我哪有对你那么凶?”,艾笙的语气已经不知不觉放柔。说完她便去底楼找了医药箱,给他量体温,倒水让他吃药。

    做完这一切,她才觉得脑子里那根弦没那么紧,偏头看着他的神色,问道:“是不是还不想睡觉?”

    苏应衡赶她回房休息,“别担心我,小心感冒传染给你”。

    艾笙两手交握,有点不安地试探道:“上次你在我房间就睡得很香”。

    苏应衡皱眉,淡淡地说:“是么?我忘了”。

    要是别人遇上他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早就躲了。偏艾笙被他激出一股邪火,掀被躺了上去。

    ------题外话------

    如果每篇文都有一个主题的话,叶少是执着,叶存是寻找,那么苏应衡就是救赎。这篇文是两个需要温暖的人相互试探靠近,总的来说,苏应衡对艾笙的需要和依赖更胜于艾笙对他,相爱的过程其美好程度远远大于结果。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