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九- 第171章 作客大将军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两边之和 书名:公子九
    “你家什么时候开祠堂把你认回去?”阿九看了宁非一眼。%d7%cf%d3%c4%b8%f3

    宁非耸了下肩膀,“我那个爹与族中长辈商量过了,说我是嫡长子,又是镇北将军,认亲仪式得隆重些,要挑个黄道吉日大宴宾客,正托皇觉寺的云海大师卜一个与我与徐家都吉利的日子,要我说纯属是瞎折腾,”宁非对此是嗤之以鼻,但现在徐家是他爹做主,他说话还不管用,好在圣上给了他两个月的假期,他不急着回漠北。

    “待日子定了,阿九你可一定要来呀!”宁非看向阿九。

    “怎么?需要我帮你撑腰?”阿九抿了一口杯中的桂花酒,似笑非笑地看着宁非。他可是听人说了,宁非那留在诚意伯府的庶出四叔跑宁非跟前找存在感,被他当面撅回去了,不仅如此,还当着徐四叔的面把跟来的两个小厮的腿给踹断了,血腥的手段吓得徐四叔面如土色,回到诚意伯府就病了,半夜说胡话都是“不要啊”,整个院子都能听到他凄厉的喊声。

    宁非自然知道阿九是什么意思,他摸了一下鼻子,有些心虚地道:“这不是一时没忍住吗?我娘早跟我说过了,让我不要理会那边府上的人,怎么说都是长辈,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不好。可阿九,他们太过分了,居然跑我跟前来指责我娘没有做到宗妇的本分,要求我娘出门作客带着他家的闺女,不光是嫡出,还有庶出,真是不知所谓。”

    阿九勾起唇角,“你都这般厉害了自然不需要我替你撑腰吧?”这样的战斗力谁敢惹?

    “谁说的?”宁非脖子一梗,“阿九,在这偌大的京城我可就跟你最熟,我在边城呆得好好的,是你把我弄京城来的,你可要对我负责,不能始乱终弃。”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停,你还是别糟蹋‘始乱终弃’这个词了。”阿九瞪向宁非,宁非故意朝他委屈地撇撇嘴,阿九见了心中好笑,不过转念细想一想,还真的就如宁非所说。他们两个都不是京城长大,现在都居高位,可不就得守望相助?

    于是阿九道:“日子定下来你给送个帖子,我一定去。”

    “好!”宁非欢喜应道,然后得寸进尺地道:“今儿就去呗,我娘都想你了,还说要好生谢谢你。”

    阿九对宁氏很有好感,他也没有什么事,便顺水推舟答应了。“哦,对了,你的差事,圣上怎么说的?”阿九都偷了好几天的懒了,除了去宫里给太后娘娘请安,朝堂上的事他不大关心了,毕竟他已经立誓要做逍遥王爷了。

    宁非收起脸上的嬉笑,正色道:“圣上的意思是仍让我回漠北,说在外头历练个几年回来帮他掌西山大营。”他对圣上的安排也挺满意的,虽然不在京中看不到阿九了,他虽然不舍,却也知道轻重。他若是要娶阿九,凭着现在的地位和功绩恐怕是不行的,他必须再拼搏一把,站到连圣上都无法拒绝的高度。

    然后他又想到阿九都十八了,圣上和太后娘娘肯定要操心他的婚事,也不知他的真实性别能瞒多久?想到这里,宁非试探着问:“阿九,听说太后娘跟圣上正忙着给你选王妃呢,你有没有心仪的姑娘呀?”

    “哦?”阿九还真不知道这事,无论是太后还是圣上都没和他提过,估摸着是怕他反对,想等人选定下来再告诉他。难怪这两回他进宫偶遇了不少宫妃,她们身边都领着娘家的妙龄女子,他还以为是为他的几位侄子选皇子妃的呢,没想到是冲着他来的。

    “心仪的姑娘没有,心仪的人倒是有,我心仪佛祖,早就身许佛祖绝了嫁娶之心了。”阿九淡淡地道,他是女子之身,如何能娶王妃呢?这不是害了无辜女子吗?“皇兄是知道我的志向的,许是没有跟母后说清楚吧。”阿九替这两人描补着,虽然这说辞他自个都不相信,难得他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宁非竟徐徐点头,十分肯定地道:“一定是圣上日理万机忘记跟太后娘娘说了。”他才不管是不是真的忘说了,只要阿九没想着恢复身份嫁人就行。只要阿九不想,圣上和太后再起心思也是没用,阿九多聪明了,有的是办法。

    宋清欢回到相府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走开,谁都不许进来。”被关在门外的丫鬟们面面相觑,抬在半空准备推门的手顿在那里,小姐的命令她们可不敢不听。

    半个时辰过去了,屋里悄无声息,丫鬟们害怕了,小姐不会是想不开了吧?“小姐,小姐您没事吧,奴婢进来伺候您可好?”大丫鬟颤着音询问。

    “滚!”是宋清欢哽噎的声音。

    还好,还好,小姐没事!丫鬟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担忧起来,小姐似乎在哭,这般糟蹋身子,若是被夫人知道了,能轻饶了她们?

    几个人对视一眼,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事不能瞒着,一定得禀报给夫人。

    姚氏接了消息匆匆赶过来,她没有急着进屋看女儿,而是把伺候女儿出门的李嬷嬷和大丫鬟如意喊了过来,“说吧,今儿小姐都去了哪些地方?”

    窥了一下姚氏沉着的脸,两人吓得腿都软了,不敢有丝毫隐瞒,把小姐与吴大公子见面的事全说了。

    姚氏听完,怒色浮上面颊,一拍椅子扶手,“糊涂!”身为千金小姐,怎么能以身犯险自己去见外男呢?“小姐年少无知,李嬷嬷你一把年纪了还不明白道理吗?你怎么就不规劝小姐呢?”

    李嬷嬷能说她规劝过了小姐不听吗?主子是没有错的,有错的只能是身边的奴婢,于是她一句话都没有分辨,直接磕头认错,“都是奴婢的错,请夫人恕罪。”

    如意也赶忙跪在地上请罪,头垂得低低的。

    姚氏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射在两人身上,“滚边上跪上两个时辰。”

    两人赶忙谢恩,老实规矩地跪在一边,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夫人没有让她们在院子里跪,不然人来人往的,脸面往哪搁?她俩虽是奴婢,却是小姐身边最有头有脸的。

    姚氏冷冷地斜睨着两人一眼,转身朝女儿的房间走去,她推门进去,就听到女儿带着哭腔的怒吼,“出去,出去,滚出去!谁给你们的胆子进来的?”

    姚氏心疼极了,急走几步,“欢姐儿。”

    就见女儿缩在床上慢慢抬起头,“娘!”

    姚氏看到女儿满脸的泪水,心都要碎了,“欢姐儿,娘的乖囡囡。”她把女儿揽进怀里,“不怕,不怕,有娘呢,天大的事娘给你担着。”

    宋清欢伏在姚氏的怀里,十分娇弱,“娘,女儿好像闯了祸了。吴大公子不愿换人也不愿退亲,女儿不忍爹娘那么为难,就想着对吴大公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谁知道——”说到这里她好似想到什么害怕的事情,身子轻颤,“娘,女儿也没想到会遇到九王爷的侍女,她们好像对女儿有误会,而且那个叫桃花的似乎跟吴大公子还认识,娘,她回去肯定会跟九王爷告状的,九王爷会不会觉得咱们相府不守承诺?对爹会不会有影响?”

    宋清欢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看着姚氏,其实她心里更担心的是这事会不会传到圣上的耳朵里,从而影响她参选皇子妃。

    姚氏虽然觉得这事有些棘手,但见女儿眼里的惊惧担忧,忙安慰她道:“欢姐儿放心,九王爷堂堂男子,应该不会如夫人般多嘴撩舌。”顿了一下又道:“回头娘再跟你爹商量一下,吴大公子品行如此不堪,得尽快退婚才是。”不然就要影响到女儿了。

    她没把九王爷放在眼里,初初归朝,不过仗着圣上和太后的愧疚得几分荣宠,怎么比得上相府在京中的势力?听女儿的意思,九王爷身边两个侍女都是美貌的,又和吴大公子认识,倒是能做点文章。毕竟吴大公子自己与女子有染,品行不端,那就怪不得相府退婚了。

    嗯,是个好主意!姚氏越想越是觉得可行。回头使人查查这个桃花跟吴大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便两人是青白的,她也会让两人传出些什么来。

    宋清欢点点头,安静地趴在姚氏怀里,闷闷地道:“吴大公子真是讨厌,凭什么就盯准相府嫡女了,她当相府的嫡小姐是外头卖的大白菜想要多少有多少?”

    本是宋清欢随口的抱怨,姚氏听了却是心中一动,相府的嫡女的确不止欢姐儿一个,还有赵幽那个贱女人生的小贱人呢,她可是只比欢姐儿小一岁,要是她还在不正好替了欢姐儿吗?姚氏头一回后悔没松松手让那个小贱人活着长大。

    阿九跟着宁非一起回了大将军府,去锦绣院拜见宁氏,却见屋里坐了好几个妇人,宁氏好似有客。阿九和宁非想要避出来已经来不及了。

    “这就是我那大外甥吧?”座中一位圆脸妇人声音高亢地道,看着宁非眼睛都亮了,“大妹妹还是你有福气,大外甥长得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做了镇北将军,大妹妹你以后擎等着享福喽!”腔调浮夸,一脸的市侩。

    宁非真想转身就走,可他娘宁氏已经在喊他了,“小非呀,快进来见见你的舅母表妹们。”娘家人的到来让宁氏十分开心。

    宁非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听他娘介绍:“这是你二舅母,这个是你的三舅母,这一位是你的四舅母,你大舅母身子不适,今儿就没来。这几位都是你的表妹,分别是三表妹,五表妹,六表妹和七表妹。”

    宁非上前一一拜见,他注意到刚才说话的那位是他的三舅母。因为宁非的拜见,倒把挡在后面的阿九让了出来,屋里的人看到阿九,全都愣住了,刚才说话的宁家三舅母夸张的一拍大腿道:“哎呦喂,这位气派的公子是哪位?可曾婚配,我家——”

    她是想说我家有两个待字闺中的女儿的,才刚起了个头就被身旁的宁二舅母捂住了嘴巴。宁氏也皱起了眉头,三嫂子这人真是不着调,二十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九王爷面前是她能够放肆的吗?

    阿九好似什么都没听到,对着宁氏笑道:“阿九又来唠叨伯母了。”

    仅是不同往日,宁氏哪敢受他的礼,慌忙站起身避到一边,“九王爷言重了,该是妾身给王爷见礼的。”说着就要行礼。

    阿九拦住了她,温声说道:“阿九与宁非相交莫逆,伯母还如以前那般待阿九吧。”

    宁氏却依然坚持行了礼,郑重道:“下一回王爷来妾身就不多礼了,这一次妾身是一定要给王爷行礼的,多谢王爷照顾我儿小非,要是没有王爷,妾身母子还不能团聚呢,王爷,妾身多谢您了。”

    阿九没拦住,只好看向宁非。宁非却道:“阿九,我娘是该多谢你的,你都救了我好几回了,没有你,我早死在外头了,我娘就没儿子了,她感激你是应该的。”

    宁氏听了儿子的话,对阿九的感激之情更甚了。

    阿九只好无奈地接受了宁氏的感激,好在只停留了片刻他们就出来了。出了锦绣院两人一齐长出了一口气,相互对视一眼,笑了。

    “走,去我的院子。”宁非对阿九发出邀请。

    宁非和阿九出去后,宁二舅母才放开宁三舅母,宁三舅母不满地道:“二嫂也真是的,你捂着我的嘴干什么?我都还没来及拜见九王爷。”抱怨完了又转头向宁氏,一脸谄媚地笑,“大妹妹,那位气派的公子原来是位王爷呀,真年轻!是咱大外甥的朋友?大妹妹可知他娶了王妃没有?咱家这回进京,除了放心不下大妹妹,再一个就是为家里的几个丫头寻亲事,咱们对京中不熟,也不认识各家夫人,这事可就靠大妹妹你这个当姑姑的了。”

    顿了一顿,她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咱大外甥的婚事可有了章程?”

    话说得这般露骨,宁二舅母皱了皱眉头,但看到身边如花似玉的闺女,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开口拦着,她也希望给女儿挑门好亲事呀!

    宁氏自然也不是个傻的,见到娘家人的喜悦一下子就褪了下去,淡淡地道:“九王爷那是圣上和太后的肺管子,谁戳谁倒霉。他的婚事是三嫂子你能问的吗?还有小非,我虽然是他的亲娘,但他的亲事还得大将军做主,就不牢三嫂子操心了。”

    一番话把几位娘家嫂子都说得讪讪的,宁氏却不以为意,宁家也只有大嫂和二嫂是她的嫡亲嫂子,又那么多年没见了,再深的感情也淡了。

    宁非的院子很大,假山池塘,亭台轩榭,很精致。说实话宁非不是很满意,太精致了,他喜欢简单些的,有着空旷场地可以练拳脚,墙角栽着花朵硕大颜色艳丽好养活的花木,开得热热闹闹的,而不是花园里那些得需要花匠精心打理才能成活的娇花。

    不过这个院子是她娘的心意,他也就勉为其难地搬进来住着了。

    阿九边走边看,忍不住想要吹起口哨,“宁非,你这院子还真不赖。”看来宁非在府里的待遇挺高。

    宁非笑,忍不住炫耀,“那是!那是我亲娘,还能不对我好?”顿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就是太精致了,我就是个粗人,不大能住惯这样的院子,给阿九你这样清雅的才子住还差不多。”

    阿九笑笑,没有回答。

    天已经很热了,宁非和阿九就寻了个荫凉的亭子,奴才送了香茶和鲜果子,两个人一边喝着茶一边吹风说话,惬意无比。

    ------题外话------

    抱歉,更晚了一些!

    《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艾依瑶

    简介: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因为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老牛吃嫩草,娶了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小妻子。

    叶倾心,风雨里飘摇的坚韧小草,一场豪娶,她嫁入名门,成了人人羡艳的名门阔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